油桃

本命珍妮和建国,旬斗头顶青天!圈子大约是
SPN/SD/J2/AM/DH……总之欧美和日剧同好都快来勾搭吧嘤嘤嘤!。゚(゚^艸^゚)゚。

【高仓/本城】信(小甜饼,一发完)

妈蛋,写得太好了,简直看哭

rinre:

啊这对!!!这对好!!特别好!!!


荠麦青青别扭鬼:



谨以此文


    献给@狒狒侠 ,@绿十三 ,祝快快乐乐,甜甜蜜蜜。


 


*


请问有我的信吗?


没有。


包裹呢?


也没有。


这样啊。


 


*


本城先生睡相非常的安静,他盖着呢子大衣,双腿紧紧地并在一起,蜷缩在两张椅子拼成的床上。他带着画了两只闪亮大眼睛的眼罩,耳朵里塞了耳塞,双手交叠放在胸口,就如同一尊雕像。


五点十五分。


本城先生双手用力向上抻,他的呢子大衣滑落在地板上,露出他破了一只洞的红色棉袜来。本城先生极其缓慢地从椅子上爬起身来,他先是垂着头似梦似醒地打盹,两分钟以后,他开始转动脚踝,然后用双手啪啪啪地打了几下脸颊。


他翻开手机屏幕,“拼死工作啊,小定”这几个字闪闪发光,他轻轻滑过屏幕上笑的元气满满的自恋五人组。没有未接来电,没有未读邮件。他的手指唰唰唰地下拉,熟练地点开推特的图标。


诶,还是23个粉丝。


桥豆麻袋。


他用手指用力地揉了下眼睛,19个粉丝。


诶?


他昨天什么也没做,没有放上扮演尸体的宣传照片,没有不厌其烦地摆弄背景音乐,也没有把自以为很帅地裸着上半身的自拍发上去,到底为什么一下子减少这么多。


他抱膝坐在椅上,过长的T恤衫正好遮住他圆滚滚的膝盖和半截小腿,他愣了一分钟,然后笑了起来,好在19是幸运数字,别担心,别担心,小定。他给自己打气道。


 


六点十五分。


他给经纪人发了今天有没有工作的邮件。


六点二十分。


他在照常搜索了自己的名字后,关上了电脑。


六点三十分。


他在网吧洗手间里认认真真洗了脸,他将沾了泥土的运动鞋刷的闪闪发亮,连鞋帮都干干静静一尘不染。他用玻璃壶灌满了热水,压在皱巴巴的衬衫上仔细熨烫。他将自己打理的整洁又体面,根本不像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七点二十分。


他从网吧匆匆向I AM I酒吧走去,抱着半人高的旅行提包和一只装满了热水的保温瓶,正好遇上正在派发信件的高仓先生。


高仓先生带着白手套,他的黑色西服穿的非常漂亮,显得上半身成一个标准的倒三角形,他的短发理得很短,看上去体面又绅士。他能清楚地记得这条街上每一位住户的名字,你好,川本太太,他总是冲路人微微点头,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来。


他每次都把面包车停在街角,抱着一叠信件和包裹一家一家步行投递,当全部投递完后,高仓先生会弯下腰,摘下手套来,他修长的手指划过街角那只流浪猫的脊背,他从来不向邻居一样用手去揪那只瘸腿猫咪的后脖颈,而是从口袋里拿出没有开封的猫粮罐头来。吃吧,他低沉的声音温柔极了。


 


就是他。本城先生能听见他砰砰砰越跳越快的心跳。


本城先生喜欢高仓先生。这是个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秘密。


 


*


今天有我的信件吗?


本城先生,你早,恩,还没有。


可以叫我小定啦。


好的,本城先生。


 


*


今天有我的信件吗?


本城先生,早。还没有,是很着急的信件吗。


这个.....其实.....


可以联系下寄件人,也许是地址填错了。


说的是。


 


*


今天有我的信件吗?


本城先生,早。还没有,是女朋友的信件吗。


绝对,没有。我可还是个单身汉。


是吗。


高仓笑起来,露出八颗牙齿,他的眼睛眯起来,微微偏过头,四月的春风下,他和本城先生都不知所以的傻笑起来。


 


*


说不出口,本城先生每次站在I AM I的邮箱前,总是有很多很多的话说不出口。


本城先生从事什么职业?


我,我嘛....


没关系,毕竟是私事,我很抱歉。


没那回事!


 


说不出口。


我是个演员,他想对有着剑眉的高仓先生说道,演员这个词梗在他的喉咙间。他完全能想象高仓先生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感觉不大稳定的职业,高仓先生也许会用他低沉的声音说道。


不,如果高仓先生瞪着他圆滚滚的眼睛问小定参演了哪些戏,那可如何是好?


 


我是个销售员。本城先生听见自己用干巴巴的声音说道。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渺小极了。


 


*


他一大早偷偷去了I AM I前一条街的音像店门前,这条街也是高仓先生的投递区域。


他望着橱窗上那张自恋刑警的大幅海报很长时间,刚刚贴出来,海报上一个傻瓜穿着牛仔上衣冲他比着大拇指,演绎了一个傻瓜的恋爱故事。


第一次,他一点也没觉得得意。我的演技,也就是那么一会儿事而已,被编剧评价为只有一腔热血的笨蛋,除了努力毫无闪光点,果然还是龙套啊。


他对自己说道,然后笑了起来,但是二十代就成为主演,我也没那么逊啦。


 


你买啊,好的,拿走吧。老板只是敷衍地冲他挥手。


他将那副海报仔仔细细折好,这下好了,高仓先生不会看见这幅宣传海报了。


 


锵锵。


当晚他美滋滋地将海报向自恋组展示,怎么样,我超帅的吧。


没错小定,新事业开始了。


拼死工作吧,小定。


这次正面出镜,没准还会上综艺。


 


嗨。本城先生笑起来眉眼弯弯,总有一天,我会成为非常非常成功的家喻户晓的演员。我可是有才能的演员,完全有自信!他说道。


 


*


今天有我的信件吗?


本城先生,早。还没有。


这样啊。


等一下,昨天我在电视上看见了电视剧,自恋刑警,本城先生是主演吧。


没有没有!那个只是很像我的人,没错,没错是我的孪生弟弟。


 


高仓先生低下头看自己擦得干干净净的皮鞋,他隔了一会儿才说道。


没有关系,演员都很注重隐私,即使没有对我说明也完全没关系。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本城先生一遍一遍地嘟囔着,他的头垂的很低。


 


高仓先生犹豫了很长时间,他的手举起来又放下,最后还是把暖暖的手掌放在了本城先生毛茸茸的头顶上,非常有趣的电视剧,我很喜欢。


 


本城先生的眼泪在眼角打转。


 


*


他故意几天没去酒吧,再次遇见高仓先生时,他也只是远远地冲他一点头,转身跑走了,抱歉,今早有工作,他喊道。


 


加油。高仓先生把手放在嘴边喊道,加油,本城先生。


 


 


*


等一下,请等一下。


高仓将一封信塞进想要溜走的本城先生手里。


 


今天有你的信。


诶?


也许是读者来信。


怎么会!一直以来没收到一封!


那是因为自恋这个角色太好看了。


真的吗?


非常好看。笑起来尤其是。


 


*


今天有你的信。


诶?


是同一个地址,还是读者来信。


 


*


连着一个月,本城先生每天都能收到同一位读者的来信。信纸是米白色的格子信纸,用蓝黑色的钢笔端端正正地在开头写到:本城先生,展信佳。每封信只有短短几行,先是对他前一天的表演大加赞扬,用词非常诚恳,觉没有时下流行的建设性这种不知所以的词汇。


 


*


本城先生,今天的戏非常流畅,本来下班时没有买到红豆大福,非常沮丧。但是看到昨天录播的自恋刑警还是笑了起来,拿出戒指的时候很有气势,九十度的鞠躬利落又标准。


我是个无趣的男人,你的戏迷,最近加了你的推特,发现了邮箱地址就冒昧的寄信过来,希望你不要觉得困扰。找了之前你的角色剪辑,本城先生是个认真又拼命的人啊,每一次都很好的揣摩了死者的心态,细微表情都不一样。


总有一天,本城先生会活跃于荧幕上,几万人都会前来观看,发出笑声,流下眼泪。在此之前,请本城先生相信自己,继续加油。


 


T。


 


慢慢地,这位署名T的读者会聊一些琐事,比如家里的猫,邻家学习钢琴的女孩子,湖畔,河岸,他新买的专辑,他读的书,他的癖好,几次失败的恋爱经验。本城先生每次都用手抚摸那个花写字T,他闭上眼睛就能勾勒出一个有着圆滚滚眼睛的青年。


那个青年写上几行就会将信纸揉成一团,他一字一字推敲那些词语,删去过火的,删去煽情的,删去溢美之词,最后只留下干巴巴的几句话。


 


小定将那些信封收了起来,藏在他旅行袋的最底端。


 


 


*


六个月后。


 


灯光暗了下来。


小定的眼睛聚精会神地盯着舞台,他站在台边兴奋的微微发抖,将手指掰的啪啪作响,两眼呆滞。


看着我。


高仓说道。没关系的,我的小定是世界上最好的演员,最好的。


高仓圆滚滚的眼睛闪闪发亮,他从不说谎,他们就在幕后深深激吻。


 


等到本城先生作为龙套在舞台上大喊一声:啊,然后倒地之时,高仓先生拼命地鼓起掌来。


剧场内响起 孤单的掌声,突兀的,响亮的。从来不给别人添麻烦,规规矩矩活着的高仓先生。


最后竟然有零星掌声附和高仓先生的。本城先生鞠躬谢幕的时候,他觉得聚光灯底下只站了他一个人,他唯一的观众有着圆圆的眼睛,会一封一封偷偷写下匿名信来。


 破了洞的袜子,稀少的粉丝数,被错叫的名字,龙套角色,好像都没有那么重要了。他们是一对儿沉浸在爱河的傻瓜,甜甜蜜蜜,永沐春心。


 


*


世界上最好的你,即使天分不够也没有关系。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是孤单的。在遇见应该遇见的那个人之前,要经过长长的隧道,等到黑暗散尽,他比你所有想象都要美好。


 


*


请问有我的信吗?


有的。


 


 


————fin———————— 


 


评论

热度(101)

  1. 油桃rinre 转载了此文字
    妈蛋,写得太好了,简直看哭
  2. rinreI S A K 转载了此文字
    啊这对!!!这对好!!特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