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桃

本命珍妮和建国,旬斗头顶青天!圈子大约是
SPN/SD/J2/AM/DH……总之欧美和日剧同好都快来勾搭吧嘤嘤嘤!。゚(゚^艸^゚)゚。

【奏叶】迷 1

其实我就喜欢生子梗,不管什么文,看见生子我就进来了,况且又是这么带感的设定,这文我追定了

尚未冰冻的挑衅:

# ABO背景设定,生子设定,不过侧重点完全不会在ABO相关情节,而是比较类似隔世追凶的TVB狗血剧……雷请勿入。


# 开了个奇葩的脑洞就不管不顾的先写下来了,居然还爆字数了,不过这篇不会主要填,留着把其它坑结束后再说吧。


# 虽然只是个开头,但是,为什么我老是在写这一对啊啊!【撞墙!!


# PS筱田纯这个角色来自于旬哥青涩可爱的夏之雪……不过修改了纯酱的一些性格和人物上的设定,代入外貌就好【。





 


 


 


1.


 


在出生以来的所有愿望中,只有这一个,真切得实现了。


 


而当一切结束之时,亦是新的起点。


 


 


——


 


 


2014年,东京。


 


在漫长的走廊尽头,高仓奏停下了脚步,他指挥着随后而至的丸尾靠在了门的另一边。


 


“老师,我们要不要等支援?”丸尾压低声音对已经蓄势待发的高仓奏说道。


 


高仓奏从容得看了他一眼,“不需要,我已经确认过这批人手上没有武器,不要浪费时间了!”


 


丸尾点了点头,两人并肩站到了门前,高仓奏的手枪毫不犹豫地打碎了门栓,抬腿猛地一踹,房门应声而开。


 


“警察!都给我举起手来!”


 


空空如也的房间里一片狼藉,只有一个少年模样的人卧倒在房间中间的榻榻米上。高仓奏向丸尾打了个手势,将手枪插回腰间,仔细盘查着房间内的一切蛛丝马迹。


 


丸尾蹲下来,摇了摇那个少年的肩膀:“喂,你没事吧?”


 


少年依旧没有反应,呼吸倒是均匀,只不知是晕倒了还是怎样,丸尾小心翼翼得翻过他的身子,在看到少年的脸孔那一瞬间放大了瞳孔。


 


“喂!老师……你过来一下……”


 


丸尾的语音还没落下,高仓奏猛地从卧室跑出来,抓住他的手道:“快走!有炸弹!”


 


来不及注意更多,高仓俯下身子抬起地上的少年,和丸尾冲出房间的一刻,巨大的轰鸣声带着炽热的烈焰向他们袭来,两人同时被巨浪冲击开来,扑倒在了地上,身后的房间则化为一片火海!


 


 


——


 


 


益子礼二倚在墙壁上一脸苦大仇深得说:“高仓啊,你也太草率了,还好这次你跟丸尾都没受什么重伤,要不然我们就得给你收尸了。”


 


高仓奏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左手和肩膀都挂了彩,被白色的绷带层层缠绕起来,英俊的脸上也被炸弹带来的飞屑划伤了不少。


 


“抱歉!”他低着头向同是警察的前辈道歉,“是我没有考虑周全,给你们添麻烦了……”


 


“你啊……”益子还想说点什么,走廊的另一端搜查课课长及其余同事也都赶到了医院。


 


课长拍了拍高仓奏的肩膀,安慰道:“不要太在意,奏,这次谁也没料到一个这么小的贩毒窝点居然藏了劣质炸药。索性没有任何人员伤害,不要紧的。”


 


高仓奏感激得冲课长点了点头,这时病房的大门被推开了,丸尾咋咋呼呼得跟医生一起走了出来。


 


“啊,大家都来了啊!安心安心,我丸尾大人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伤就住院呢,只不过我帅气的脸上挂了彩回家说不定会被老婆大人骂的。”


 


看着丸尾没什么大事,大家都松了口气,对这一贯的自恋语气露出了鄙视的表情。


 


“说起来……”益子接过话茬,“不是还有一个人在里面吗,他怎么样了?”


 


“啊!”丸尾跟被踩着尾巴一样大叫了一声,“那个人!老师,你一定要去看看!”


 


高仓奏皱着眉头看他,丸尾做了个鬼脸,神秘兮兮得冲大家说:“你们都要来看看……高仓老师,可不简单呢……”


 


被勾起兴趣的众人簇拥着高仓奏来到了病房门口,洁白的病床上,一个看起来大概15、6岁的少年闭着双眼躺在床上,脸上还扣着一个透明的呼吸器,身体倒是没有什么伤痕。


 


医生站在病床前说:“他没有什么问题,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受到了冲击,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对着病例说完的医生,抬起头来,正好撞上了高仓奏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啊,您是患者的父亲吧……很年轻呢,这里需要您签个字。”


 


“哈哈哈哈!!”丸尾发出大爆笑,拍着高仓奏没有受伤的那一边肩膀说:“老师!快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生的这么大的儿子!”


 


其他同事看了看病床上的少年,又回过头看了看高仓奏,均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高仓奏诧异又为难得摆了摆手说:“不……我不认识他……”


 


“不可能吧……”医生来回地看了他们两眼,病床上的少年,除了稚嫩年轻一些以外,几乎和高仓奏长了同样的眉眼,活脱脱就是一个少年的高仓奏。


 


“对了,这是病人身上的东西,交给你们警察了。”


 


高仓奏接过医生递过来的几样简单物件,里面有张带有照片的学生证,少年露出了有些淡淡的微笑,和蔼而青涩。


 


丸尾脑袋凑过来,念着上面的字:“筱田……纯……哎,还真不是姓高仓的啊,奇怪了……这里怎么写的是2032年12月……是打印错误了吗?”


 


课长站出来轻咳了两声说:“应该只是人有相似吧,回去查查看这个少年的来历,看起来也不像是罪犯,说不定是意外卷入了事件当中吧。”


 


高仓点了点头,把学生证塞回了另一个黑色的布包里面,手指摸到布包里另一个鼓囊囊的东西,高仓奏翻开布包,摸出了一个挂着已经生锈的小铜铃的棉绳,像是带在手上或脚踝的东西。


 


铃铛在他手中发出艰涩而喑哑的响声,透过那一圈绳索,高仓奏看见躺在床上的少年正迷蒙得睁开了双眼。


 


“你醒了?”高仓奏站到他的床前,名为筱田纯的少年似乎从一场漫长的沉睡中幽幽转醒,视线涣散得飘在空中,轻轻得眨动了两下,才终于聚焦到了他的脸上,然后那双跟他极度相似的瞳孔紧紧瑟缩,少年猛地坐起来,却又因为体力不支往后倒在了床上。


 


“是……你……”少年的声线颤抖着,“真的是……你……”


 


高仓不解地皱起了眉头:“你认识我?”


 


少年的双眼依旧牢牢地钉在他的脸上,那种目光似乎融合了许多种极端的情绪,高仓甚至感受到了一丝没来由的仓惶。


 


少年的唇角咧开,露出了一种像笑又像哭的表情,“愿望,达成了吗……竟然真的让我见到你……”


 


丸尾也带着疑惑坐到了床边,对他说:“喂小子,是叫做纯吧,你认识这个一板正经的alpha老师吗?”


 


筱田纯似乎没有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他猛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又四处逡巡了一阵之后,发现了高仓手上的那个布包。从高仓奏手上抢了过来,筱田纯从布包里摸出了一个暗金色的耳钉,戴上耳垂之后,才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他们,“抱歉,你们在说什么?”


 


高仓奏和丸尾对视一眼,由高仓发问道:“你到底是谁,看你的样子,好像认识我?”


 


“啊,我当然认识你……”筱田纯露出了一丝苦笑,“只不过我从来没有见过你,现在是哪一年?”


 


高仓奏皱着眉,指了指放在桌旁的日历,说:“2014年,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


 


“2014年吗?竟然……来到了比我想象的还要早的年代。”筱田纯歪着头,看着高仓奏的眼睛,“原来你是这么说话的吗,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正经啊,高仓奏,他喜欢的是这样的人吗?”


 


丸尾拖过高仓的衣服,在他耳边小声说:“喂,老师,我怀疑这个小子脑子被撞坏了。”


 


高仓赞同得点了点头。


 


“我听得到啊,丸尾叔叔。”筱田纯摸了摸头发,坐起来,“丸尾叔叔倒是一点都没变化,不过现在看起来帅气了很多呢。”


 


“喂!”高仓奏有些急躁得看着这个跟他长了同一张脸的少年,沉声道:“你如果再胡言乱语,不回答我的问题,就只能把你扔在这儿了!”


 


少年似乎被什么词语刺激到了神经,他用纤细的手腕猛地拉过高仓奏的衣领,对着他的脸说:“你没有资格教训我……父、亲!”


 


高仓奏彻底傻了眼,周围搜查课的几人震惊得眼睛都要掉到地上去,最后反而是丸尾小心翼翼地拖开了筱田纯的手,吞着口水说:“小朋友……你、你恐怕认错人了吧……”


 


筱田纯冷冷地看着他,说:“你以为我想长这张脸吗,我宁愿从来没出生过,也不愿意他是我的父亲。”他双手撑着被单,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单薄的身体靠在床边的矮桌上。


 


“来龙去脉,我会告诉你们,我来这里有我自己的使命,我也不知道能够呆多久。但是在这之前……”筱田纯伸出了手,“把我的手串还回来,高仓奏。”


 


高仓将那串带着铜铃的棉绳递到他手里,看着他珍惜得摩擦着绳索的边缘,再放回自己的口袋里。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高仓奏居高临下得看着这个单薄的少年。


 


对方用同样的神色瞪着他,“我不需要证明,我只是不会让你再一次伤害他,伤害那个对我来说最重要、对你来说根本不值一提的人!”


 


丸尾站到了两人中间,打着圆场说:“好了好了,真是的,看着两个老师的脸吵架简直是我最大的噩梦了!”


 


课长也站出来,叹了口气,说:“行了,有什么事,回局里再说吧。”


 


高仓奏最后低头看了少年一眼,沉默地转身离开。筱田纯犹豫了片刻,也跟在他的身后走了出去。


 


益子饶有兴趣的摸着下巴说:“超有父子像啊……这两个,比的上我跟我女儿,哎那还是比不上的!”


 


丸尾翻了个白眼:“益子前辈你快别说了,不管是穿越也好、见鬼了也好、我只知道,我的家里面,将会有,两个高仓奏了!天啊!”


 


 


——


 


 


丸尾的噩梦现在已经实现了一半,警局里,高仓奏和筱田纯一人一头在沙发的两端坐着。


 


筱田纯穿着白色的衬衫和蓝色的宽松长裤,柔软的刘海贴在额前,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青涩而腼腆,虽然和那个可怕的美国老师长了同一张脸,却有种好欺负的感觉。


 


高仓奏双手环抱着前胸,穿着黑色的西装正襟危坐,利落的短发下眉目犀利,只不过整张脸都释放出了我心情很糟不要来打扰我的信号。


 


丸尾坐在桌子上,挠了挠头发说:“所以说,小纯你是来自18年之后的未来?然后你真的是高仓老师的儿子?”


 


筱田纯取下了耳垂上的金色耳钉,“我从出生开始就耳朵不好,听不见东西,这个是我的……你们现在应该是说助听器吧,不过2014年还没有这种科技的东西吧。”


 


大家研究了一下,看似普通的耳钉背后有着螺纹一般的极细微的电路结构,确实不是属于这个时代该有的科技。


 


筱田纯接过耳钉,又重新戴上,斜眼看着一边不说话的高仓奏,又道:“怎么回来的我也不记得了,一觉醒过来我就在那个地方了。”


 


丸尾琢磨着说:“小纯你现在16岁,也就是说,2年之后你才会出生?”他伸长腿踢了高仓奏一脚,揶揄着说:“不错嘛,老师,2年之后你连儿子都有了。”


 


高仓奏瞪着他,拍了拍自己的裤腿,转过头对筱田纯说:“就算我们勉强相信了你的说辞,既然你是我……恩,儿子,那为什么你姓筱田?”


 


益子抱着手笑嘻嘻得说:“是改嫁了吧,高仓的老婆?”


 


眼看着高仓做了个要拔枪的姿势,益子赶紧捂住嘴躲到了课长后面。


 


筱田纯冷淡得看着他,说:“我从出生之后就没有见过的人,又是个杀人犯,没有理由,要姓他的名字吧。”


 


“杀人犯?!”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可能!”高仓猛地站了起来,“实在太乱来了,你们陪他玩吧,我先走了!”


 


“不会让你走的!”筱田纯冲过去挡在他面前,“我来这里,就是要让你赎罪,弥补你所做的一切!”


 


高仓奏的脑门上跳出了几条青筋,“我做什么了?!”


 


筱田纯迟疑了片刻,嗫嚅着说:“现在不能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你……总之,你必须先帮我找到那个人,立刻!”


 


丸尾探了个脑袋出来问:“找到谁,小纯?难道说,是你的母亲?”


 


“不是母亲……”筱田纯咬了咬下唇说,“他的确是生下我的人,但是他也是我的父亲……”


 


高仓奏吓得退后了两步,丸尾直接从桌子上跌下来,大叫道:“什么?!老师你是HOMO吗?”他抱紧了自己的胸口说,“怪不得以前老要跟我一起睡觉,原来是……我可是个跟你一样的alpha啊!”


 


“不是!”高仓奏竭力反驳道,“再说谁会对你有兴趣啊,你这个睡觉的时候还要抱着小熊维尼的人!”


 


“啊哈?小熊维尼怎么了?这代表我充满了少年的天真!连我老婆都说‘啊丸尾真是可爱得不行呢’啊!”


 


“维尼哪里天真了,比起来还是达菲熊更可爱一些吧!”


 


“你说什么?!明明以前还嘲笑过喜欢达菲熊是小鬼的爱好吧,现在怎么这么快转变态度了啊,老师!”


 


“我才没有说过……”


 


“够了!”筱田纯大叫了一声,盯着这两个成年人不禁翻了个白眼。“总之,我现在需要借助你们的力量帮我找到他!”


 


高仓奏看了他一眼说:“要找人的话总有照片或者名字什么的吧。”


 


“而且……”丸尾接话道,“像你这样说的话,他也是个男性的omega吧,现在已经非常少见了,不是隐藏在普通人之中,就是被政府集中的管理着,你有他的信息吗?”


 


“我没有,但是你们警察的信息会比我知道的更多。”


 


筱田纯坐到了一台电脑前,让丸尾帮他登入了警察的人口查询系统,他一边输入着那人的名字,一边自言自语得说道:“他很少告诉我以前的事情,所以我除了他的名字外,能够知道的事情很少,这也是我想回到过去的一个原因……”


 


程序运转了几分之后,电脑屏幕上跳出了一张带着照片的档案,搜查课的众人激动得围拢上来,反而把高仓奏挤到了后面。


 


照片上的男人有着异常清晰的轮廓,卷曲的黑发,微皱的眉头下一双眼睛深邃而忧郁,仿佛能够穿过屏幕活生生得钻进人的心里。


 


筱田纯咬了咬指甲,说:“他就是我的生父,大庭叶藏。”


 


所有人齐齐得回过头来盯着高仓奏。


 


还没看见屏幕的高仓奏一脸茫然得说:“你们干嘛?”


 


“啧,没想到……一本正经的高仓老师还是肤浅的喜欢美人啊……”


 


“太狡猾了,奏!”


 


“老师……我忽然也能理解你身为HOMO的感受了!”


 


“谁是HOMO啊!”高仓奏一把推开众人,半蹲在了筱田纯身边,屏幕上的那张照片和黑白的“大庭叶藏”四个字让他稍微愣了一下,随即滚动着鼠标一路往下,看着档案上触目惊心的各个字段。


 


三次伤人事件……四次自杀未遂……曾进入精神病院三年……酗酒史、病史、甚至还有毒品上瘾的历史……这样的档案最后,写着该名极度危险的omega于2012年死于东京的一所市立医院里。


 


“他当然没死。”筱田纯盯着高仓奏说,“不过死了的话倒也好,也用不着遇上你了,更不会有之后更悲惨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


 


高仓奏发现筱田与他极为相似的眼眶中已经盈满了泪水,对方扯住他的衣领,用颤抖的声线对他吼道:“这一次,我绝对会保护他!”


 


“你先保护好你自己吧。”高仓将他的手拿开,站起来对仍在看热闹的众人说:“行了,你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吧,这件事,我跟丸尾去解决就好了。”


 


说完夹着丸尾的脖子就往外拖着走,丸尾挣扎着说:“等等,老师,你不要你儿子啦?”


 


高仓停下脚步,沉默得叹了口气,回过头说:“自己会跟上来的吧,小鬼。”


 


筱田纯起身望着他高大的背影,这个只在照片上见过的男人,鲜活得存在于他的面前,真实得彷如他十多年来不断挣扎反复的梦境。


 


“别叫我小鬼,混蛋……”他说完,跟了上去。


 


 


 


TBC














大家好我是来配图的。




青涩可爱 没爹疼 的野生儿子小纯酱。







意外捡了个儿子正在苦恼的奏哥哥。







以及只露了个照片的,永远苦大仇深的,叶藏君【。




大概现在正在某个地方打着酱油吧。






评论

热度(184)

  1. Sasaki Haiseothello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