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桃

本命珍妮和建国,旬斗头顶青天!圈子大约是
SPN/SD/J2/AM/DH……总之欧美和日剧同好都快来勾搭吧嘤嘤嘤!。゚(゚^艸^゚)゚。

【泉秀】闷骚的人都是温柔的(小甜饼,一发完)

妈蛋太好看了QAQ!

荠麦青青别扭鬼:

谨以此文


             献给我的亚萨西男友猫太太,狒狒王与她的抖S男神薪火。


 


一、整座城市一直等着我


 


中津先生,还没校对好吗。


抱歉抱歉,中津先生亮闪闪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他从那堆小山一样的文件中敏捷地抽出一叠文稿,这是今晚的台本,校对过了,清晨的新闻播报稿件已经交给主任了。他笑了起来,手指轻轻一错,那叠文稿就在他指尖灵巧地转了一个圈。


 


他从灯火通明的广播大楼里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三点钟了,糟糕了糟糕了,他将一罐牛奶攥在手里,一边毛手毛脚地将笔记本电脑塞进画着美国队长的双肩背包里,一边将连帽衫匆匆披在肩上,犹豫了几秒钟之后,还是将帽衫重新脱下丢在椅背上。


他大跨步地从楼梯跑下去,他的双肩背包拍打着他的臀部当当作响,到最后一层时,他轻轻一跳从扶手上轻巧地滑了下来。


他冲过绿灯刚刚亮起的马路,跑过散发着浓浓香气的路边摊,一直跑到那家咖啡店。


 


咖啡店的灯光已经熄灭了,摆满了各式各样小点心的柜台已经清空了,每一个桌子擦得闪闪发亮,桌上花瓶里干枯的花朵被丢进了垃圾桶。佐野先生早早换下了制服,趴在厚厚的司法考试用书上睡着了,他的位置就在咖啡店的橱窗边,点了一盏台灯,双腿蜷缩在桌子下,膝盖紧紧合在一起。


中津先生的脚步停了下来,他站在橱窗外微微笑了起来。几分钟后,他的手指快速掠过冰凉的橱窗,掠过光影下佐野泉皱着眉毛的侧脸,屈起手指敲了一下玻璃,咚。


佐野从一大叠文稿中艰难地直起身来,猛的抬头让他头晕目眩起来,只好垂着头紧紧闭上眼睛,他塞住的单耳耳机还在播放着广播,他们隔着橱窗四目相对,最后都微微笑了起来。


 


佐野先生和中津先生并肩走在夜晚的街道上,中津先生眉飞色舞地说个不停:今晚的节目相当精彩啦,有位女士打电话抱怨自己的相亲介绍人是个相当难缠的人,不停地打电话给她,请理解男生工作忙没时间联系你,请理解男生因为工作顾不上家,总之巴拉巴拉请理解一堆。我能理解只是不能接受啦。中津捏着嗓子模仿着女孩子娇滴滴的声调,尾音活泼,眼睛成了一条缝。


喂,泉,你还在听吗。


佐野先生浑身散发着咖啡和尼古丁的味道,他带着平光眼镜,右耳耳骨上有一枚星星式样的耳钉,他穿短款夹克,外面又罩了厚厚的风衣,看起来上半身胖胖的,臃肿极了。


恩。他说道。混合着厚重的后鼻音。


中津先生将已经捂热的牛奶递了过去,两人的手指隔着罐子碰在了一起,立刻分开。


 


冷吗。


有一点。


佐野先生将风衣递给中津先生,脱掉风衣的佐野先生立刻利落了不少,他一手吸溜吸溜地灌着牛奶,一手握着中津温暖的手掌,深深揣在自己的夹克衣兜里,他们十指相扣,暖意在彼此汗津津的掌间来回传递。


 


闷骚的人都是温柔的。


 


二、曾经依靠彼此的肩膀


 


佐野先生早上六点钟就爬了起来,他蹑手蹑脚地推开中津先生卧室的房门,将空调温度向上调了几度,然后将被踹到地板上印花被子捡了起来。


中津先生睡得四仰八叉,他的嘴张成了圆滚滚的O形,左腿支了起来,画着番茄的绿色T恤衫高高掀起,露出肉肉的小肚子来。他将被子严严实实地盖在中津的肚子上,然后又将门轻轻掩上。


佐野先生无数次幻想过这样的场景,中津先生躺在他的身旁,他打着轻微的小呼噜,身上是和他同款沐浴露的香味。佐野先生的手臂就枕在他的颈下,痛的发麻。


把中津先生作为一个朋友来爱,这没什么困难的。佐野对自己说道。


 


这没什么困难的,中津先生的毛病太多了,佐野先生列了一张表格,左侧写道:秀一的缺点。


他做家务简直一团糟,第一次洗碗的时候洗洁精泡沫像是喷泉一样涌了出来,他切完洋葱居然直接去揉眼睛,哭得就像个傻瓜一样;他有点笨手笨脚,不止一次撞到桌角,佐野先生只好买了一堆婴儿才使用的圆角家具回来。


他为人大大咧咧,说话绝不会像佐野先生一样思前想后,经常深夜也不停地传简讯过来;他喜欢那些恐怖片,在合租之后失眠的夜里,他拉着佐野先生看了许许多多让佐野先生浑身哆嗦的画面,但佐野先生回过头的时候,这个傻瓜却坐在沙发上睡好了。


他飞快的思路就仿佛异彩纷呈的万花筒,时不时被自己逗得傻笑起来。


这个傻瓜到底哪里好呢。他就是佐野先生的反义词,一本正经,不苟言笑,朋友稀少的佐野先生的反义词。


 


佐野先生在纸的右侧写道:我爱秀一的地方。


他的身边永远簇拥着一群人,他的温柔,他的幸福,他明朗的笑脸,他咕咚咕咚喝水的样子,他的温暖手指,他的恐怖片,他的饭局,他笑起来的眼角褶皱,他糟糕的审美,他踢足球的样子,他的鼻音,他的模仿,他的脚踝,他的大大咧咧,他的笨拙。


他永远永远不是孤独的佐野先生能独自珍藏的人。佐野先生写道,连肖想拥有他,都有种罪恶感。


 


佐野先生将那张表格塞在了司考练习题之间,和一张照片塞在了一起,照片上中津先生还是个少年,他的嘴唇和醉酒的佐野撞在了一起,他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佐野则是泛着醉醺醺的暖洋洋的笑意。


 


闷骚的人,都是逞强的。


 


三、情节有多坏 都不肯醒来


就在佐野先生关上卧室门的时候,中津先生睁开眼睛来。


他捏着被角微笑起来,然后将脸埋在被子里不肯抬起来。他脑内飞速地放映了很多很多只有少女漫书才会出现的清节,有些老套的连作者都不肯画出来。


主角是他和佐野先生两个人,他们并排坐在地铁的长椅上,末班车马上就要开过来了,佐野先生围巾的一半正围在他的颈上,他们分享一杯咖啡,热腾腾的蒸汽模糊了佐野的平光眼镜,他们开始像是纯洁少年一样接吻,当雾气散去时,当佐野看的清清楚楚时,当佐野没有喝醉时,地铁开走时,他们的嘴唇还没有分开。


但老套的,才是不退的经典。


 


他洗脸时佐野已经刚出门了,餐桌上摆着太阳蛋和咖啡,卫生间镜子上贴着,记得将毛巾展平晾起来,生日快乐,今天会从店里带蛋糕回来。


佐野的字迹还是年少的模样,刚劲方正,一丝不苟。


他对着镜子笑了起来,真是奇怪,每天睡觉前他都满心期待佐野先生会出现在梦里来,佐野先生可以是当年的跳高少年,也可以是制服警察,可以是摄影师,可以是模特,甚至只出现一个场景就好,甚至中津不出场也没有关系,这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美梦了。


今天也要努力工作,他啪啪啪拍了脸颊几下,对自己说道,梦之所以是梦,是只能在夜间妄想的东西。把这个男人拉离正轨,这么一想他的心就酸疼起来。


 


他路过佐野打工的咖啡店,佐野正忙得团团转,他屈起手指咚咚敲了下玻璃,佐野回过头来,冲他微微点头,他背在身后的手冲中津先生比了个大拇指,中津先生则冲他活泼的一眨眼。


中津先生的衬衫没有干,他穿着佐野先生大两号的衬衫,鼓鼓囊囊显得他整个人更加年轻了,他穿了佐野先生送的贴身马甲,外面还是罩了绿色与红色相间的套衫,他的视线划过佐野先生同款的套衫,微笑起来。


他买下送给佐野先生的时候,两人还是高中生,他在夜班结束后兴冲冲地敲响佐野的房门,佐野正盘着腿看书,他将绑了丝带的过滤壶和帽衫推了过去,佐野立刻难为情地将书本举得更高了。


生日快乐,泉。


佐野先生极为不情愿地撇了嘴,他的手指拎着套衫晃来晃去,对印制的微微走形的美国队长拒绝发表言论。


不要这样了,中津笑着说道,我的印了美国队长的盾牌,不觉得又便宜又舒服吗。


只觉得便宜。


没办法,谁让这个月超支,买泉喜欢的那套过滤壶我可是破产了。去加油站打工,看,黑眼圈超明显的吧。


不需要你买。我都说可以用其他的壶代替了。佐野的头垂的很低,他一边这么说,一边将壶擦得闪闪发亮。


这套衣服我可是想着泉买的,泉就像是美国队长一样的人。


虽然是个漫画里的人物,但他想着我啊,想着我。佐野泉心里说道,他的耳朵尖红了。


就像美国队长一样,让人安心的,一丝不苟的,闷骚的温柔。中津想道。


 


闷骚的人,都是幸福的。


 


四、我爱他 轰轰烈烈最疯狂


 


欢迎收听电台,我是主持人松下。


佐野一边漫不经心地翻着书,一边将音量调大。他隔几分钟就摆弄一下手机,将美国队长手机链弄得哗啦啦作响。


今天是我的一位朋友的生日,他也是这个节目的编导,中津先生,27岁生日快乐。


佐野握着手机很长时间,他在凌晨时分就传了邮件祝福生日,谢谢你,❤。中津先生这么回到。


他将那封邮件打开又合上,心里烦躁极了,要不要发邮件过去,要发些什么过去,中津先生现在是忙得焦头烂额,还是在同事的簇拥下唱了生日歌?他看见了邮件会不会觉得很麻烦?


佐野先生回邮件只有那几种方式:嗯,太好了,知道了。他在心底写下我爱你,却从没有发送出去。


闷骚的人,都是孤独的。


要不要打电话到节目过去庆祝他生日,这样做是否超越了朋友的界限?


他心里有一个猛兽在咆哮,它时时刻刻希望和中津先生黏在一起,只有两人在一起之时,它才是平静的,温顺的,它希望中津先生喜爱它,就像是爱一个恋人一样爱它,它又优柔寡断极了,敏感的差劲,今天这个话题果然没什么意思,中津先生笑的好勉强,今天中津先生晚饭只吃了一半,要不要问问他原因,它一刻不肯安歇,在他狭小的心房里走来走去,做一个朋友,简直痛苦的要命。如果可以牵着手就好了,可以介绍给每一个遇见的人,这就是我的男友就好了,可以一起接吻,可以一起作为恋人到老就好了。


他犹豫了一整个节目,最后只好悄悄地跑到便利店买了一大瓶酒来。


 


他不知道的是,中津先生正在办公桌上枕着手臂发呆,要不要传邮件过去,心形什么的是不是有点过分。他叹了一口气,将头撞在桌上咚咚响。


 


 


 


中津先生来到咖啡店的时候,发现门口有一个标牌:我喝了酒。佐野这么写道。


他推门进去时,发现写着每日推荐的黑板上写着:如果生气,请在明天传邮件给我,叫我搬走不再见面也可以,或者只做个朋友也可以。


他的心跳的很快,穿过没有开灯的长长柜台,佐野泉就蜷缩在柜台下面,他举着一小碟蛋糕,遮住了脸颊,蛋糕是冰淇淋做的,没有中津不喜欢的奶油,蛋糕上只画了一只小小的爱心,碟子旁是一朵新鲜的没有枯萎的折纸做的玫瑰。


 


我今年27岁了,佐野闷声闷气的说道,没有存款,还是个侍应生,我不能跳高了,我也没有被注射特殊血清,我也没有盾牌,我甚至只是个胆小鬼,连交往吧这种话也说不出来。我不是,也不能成为你心中的美国队长了。今天看完了漫画,连美国队长都会死亡,我不想把这个沉重的秘密带进坟墓里去。


我们认识了整整十年,我只想知道,能不能和一个平凡又胆小的我在一起,分享那些难过的事情,分享那些可爱的妄想,只有一瞬间也好,我们是属于彼此的。


 


 


中津扑了过去,他的嘴唇压在佐野先生的嘴唇上,他的眼泪打湿了彼此的眼睑。


没有酒味,中津想道。


这就跟他最好的梦境一样,清醒的佐野泉和清醒的中津秀一,清醒的接吻了。


 


 


——————————-fin——————————————————-


 


 


 

评论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