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桃

本命珍妮和建国,旬斗头顶青天!圈子大约是
SPN/SD/J2/AM/DH……总之欧美和日剧同好都快来勾搭吧嘤嘤嘤!。゚(゚^艸^゚)゚。

【段龙】我好像来大姨妈了[生子]02

后续什么的大好评!【话说一开始要后续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博主自己标记了01的字样啊!这明显说明了还有02、03、0456789……嘛!ˊ_>ˋ

栗子番茄干了个爽:

是你们要求后续的…
一开始我是拒绝的【认真脸】


趁医院的走道拐角处没什么人,龙哉抽了支烟。
烟雾吞吐间还是毫无思绪,怎么和郁夫说呢。
“ta酱你在这边啊!”突然听到背后的声音回头看见是郁夫,下意识的把烟给拧灭了的同时还把那张化验单据往口袋里一塞。
“啊,郁夫,你怎么过来了?”
郁夫四下望了下,用很细小的语调问了句,“我…真的是来大姨妈了吗…”表情还有点羞嗔。
“笨蛋,当然不是了!”
“我怎么了?”
“啊没什么…你低血糖晕了。”下意识地拿手推了下眼镜,头侧到一边。
还是不行啊,没想好怎么开口的结果就是什么也不说了。
“ta酱我感觉好多了。”
“啊…不疼了?”
“没刚才那么疼了,回家吧。”

仔细回想着医生当时的说法,虽然受到了碰撞伴随少量出血,但胎儿问题并不严重,目前最好不要受刺激,如果怀孕对于男人算不上刺激的话…
算了还是暂时先不说。
但是段野龙哉没明白一个道理就是一开始没把握时机说出来的话,可能之后也很难开口了。


郁夫坐在副驾驶,龙哉刻意把开车速度放慢了。
“饿吗?晚饭都没怎么吃。”
“不吃了,今天都没做运动会胖。”
“做…运动?”
郁夫完全误解了龙哉的意思,以为龙哉指的是床上运动,“ta酱今天就算了,过两天我好了我们再那个。”
龙哉正值如狼似虎,欲求不满的年龄,郁夫在这方面一直很理解对方。
“啊啊…”龙哉口头的答应着,心里却在想,这事瞒不了太久,现在这情况做是肯定不能的了。

“那个郁夫啊…”
“嗯?”
“你想过要孩子吗?”
“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就是…有点那个…”龙哉一边把着方向盘一边观察郁夫细微的表情。
不能刺激,不能刺激。
龙哉从没这么支支吾吾过,而且突然问到孩子的问题,郁夫觉得事情更加古怪。
“ta酱…你是不是在外面搞大了别人的肚子?”
“………”龙哉此刻真想说的确是搞大了肚子,不过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你。


送郁夫回到住所后,本来想留下来陪郁夫的,但转念一想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单人床弄不巧就压到了肚子,而且郁夫喜欢裸睡,抱着睡一起还真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做出什么禽兽的行径来。
明明已经道别了突然想起郁夫平时都喜欢趴着睡觉,就冲他喊了句,“那个郁夫别趴着睡。”
“啊?”
“今天不是被踢伤了,仰着睡比较好。”
“哦,好的。”

一个人回到住所看见一地的卫生巾自己多少都有点羞愧。
去厕所看了下已经没有流血迹象了,可能单纯就是给踢伤了吧,洗澡完倒头就睡了。

段野龙哉进办公室的时候刚好碰到深町,
“深町,你怀孕了。”
“啊?”
“没事,我就看看你什么反应,下去吧。”
深町比划了下大肚子的手势然后挠了挠后脑勺,少当家这周是什么路线啊。


第二天郁夫一到了警署,就把三袋东西往日比野桌子上一放。
“这什么啊?”说了一边看到日用夜用满满三袋子的卫生巾后尖叫了一声后随手抓起袋子里的卫生巾轮番往郁夫身上砸去。
“日比野…你干嘛!!”郁夫连忙拿手挡不断飞来的卫生巾。
“变态!!!”
最后几乎是躲着逃离的,明明想着不然放着也是浪费还占地方不如就带来给日比野好了,怎么反倒被骂呢。
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啊!

口袋里震动了下,一看是龙哉。
“ta酱,一大早的怎么了?”
“我在你们警署门口,你过来下。”
“哦,好的。”
“等等,不要跑。”
“哦…”
龙哉怎么怪怪的。

走过去看到龙哉手里拿着一个纸袋里面是早餐和一瓶牛奶。
“ta酱你没事吧,一大早跑来送早饭?被警署里的同事看到怎么办!”
“医生说你胃不好,不准不吃早饭。”
“那也不用ta酱特地拿来吧。”
“记得吃。”龙哉也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不符合段野龙哉的事。
郁夫冲龙哉笑了下,然后一脸开心地拿着爱心早餐屁颠屁颠跑了。
“笨蛋…都说了不要跑了…”龙哉望着对方的背影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一想到郁夫今天还要追犯人,和犯人搏斗他就整个神经绷了起来。
“看来今晚必须说了。”
他肚子里的那可是我段野家的长子啊!


—tbc

评论(7)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