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桃

本命珍妮和建国,旬斗头顶青天!圈子大约是
SPN/SD/J2/AM/DH……总之欧美和日剧同好都快来勾搭吧嘤嘤嘤!。゚(゚^艸^゚)゚。

【旬斗衍生】【花织】连续剧 第十五集(大结局)

就一句话:求!番!外!orz

rixiangzixi:

*我终于写完,可以愉快地去玩小鸟了【喂


*给大家的HE!




第十五集(大结局)


 


闹铃响起的时候,顺平一脸迷糊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揉着眼睛摸索着闹铃,然后关掉。


想起今天还要赶飞机,他就不敢赖床了,只好打着呵欠认命地起来梳洗。


拾掇好自己之后,顺平看着自己那一大堆行李,主要是摄影器材啦,一想起那群无情无义的家伙们,还美其名说“我受不了离别依依的伤感”,每每都这种时候,顺平都忍不住感叹人情冷暖……都不知道他那些好不容易算得上是朋友的朋友究竟是对他是真好呢还是……


顺平叹了口气,认命地准备去抗行李。


然后他就看到门被打开了,他的师父一脸耍帅地出现了,带着一脸“快感激我”的表情。


顺平忍不住伸出手指指他:“因为太缠人,被师娘踹出来了吧。”


原秋叶伸手就去打他:“臭小子,知不知道有些话是不能说出来的!我这么好心过来送你一程,你还不知好歹!”


顺平机警地躲过他伸过来的手:“是是,我很感动了,快帮我搬东西。”


原秋叶哼了一声,随手拨了拨自己的刘海:“我只是负责送你去机场,你觉得我会帮你搬东西吗?”


顺平斜眼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他回头去背起了自己的随身背包,先是拉动最大的旅行箱,经过原秋叶的时候,不忘记狠狠地踩他一脚。


 


师徒二人就这么“热热闹闹”地赶赴机场了。


 


原秋叶陪顺平办理完登机和托运手续之后,就潇洒地挥手走人了。离去的时候他从中央后视镜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原秋叶推了推自己的太阳镜,连他都忍不住叹气了,这两个人。


 


——“耿耿于上次太绝情,残留全是冷漠布景”——


——“纠结故事极难忘,难忘爱你,但我没承认”——


 


顺平清点完自己的随身包之后,正准备入闸的时候,就听到周围一阵又一阵的惊呼声,他抬眼一看,就看到花泽类捧着一大束白玫瑰朝自己走来。


顺平禁不住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他有些难以置信地摘掉了自己的太阳镜,相当不可思议地看着捧着花束在自己面前站定的花泽类。


 


——“只要可跟你再遇见,伤过的会珍惜每刻”——


 


花泽类抬头看了看这个休息区上方的航班信息电子屏,然后才看向了顺平,他朝他温柔地笑着:“你个展开幕式那天,其实我有去,也是带着这么一大束白玫瑰,只是后来看到日向彻……我就走了……你可不要笑我。”


顺平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用力地握紧了手中的太阳镜,沉默地看着花泽类。


花泽类还是挂着温柔的微笑:“阿司说道歉一向都是没用的,只能用自己的行动去弥补……我记得你说过,你不信我,我想如何让你可以重新相信我。”


 


-“从头开始,多多一次靠你我来重演,多多一集上集就如排练,就让剧情缓缓改变”-


 


顺平只觉得自己的心忽然变得很沉实,沉甸甸地压在胸腔里,他有些忍不住抚上了心脏所在的位置。


花泽类那温柔的笑容终于露出了一丝苦涩,他将花束全部放到了右手,抬起了左手。


顺平看到了他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只闪耀的戒指,于是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然后仿佛应验了他的预感,他看到花泽类看着自己露出了一个哀伤的笑容,然后用左手掏出了一个绒面盒子,花泽类单手将其打开,里面安静地躺着花泽类左手无名指上那戒指的另一半。


 


——“只想这一次愉快,能成为最主线”——


 


顺平抓住自己胸口处的衣服,看着花泽类用着破釜沉舟一样的表情对他说——


“顺平明明还喜欢我的,我也很喜欢顺平,嫁给我吧。我们注册结婚,这样你就能重新相信我了吧?”


 


- “趁机可清理太多缺失太多的亏欠,忘记暴雨画面,第二次望向天,总可雨过晴天”


 


花泽类一瞬也不瞬地盯着顺平的眼睛,他随手将手中的花束放到了旁边的椅子上,他伸手抓过顺平的左手,取出盒子中的戒指,往顺平的无名指上套去:“你说如果我们是一辑连续剧的话,是因为BE了,但是没关系,我们可以开续集……”


戒指的大小刚刚好,花泽类捧着顺平戴上戒指的左手,像盟誓一般亲吻着他无名指上的戒指:“这次一定会是Happy Ending。”


顺平说不出自己现下是什么心情,他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花泽类,只觉得心疼。


他开始挣动自己的手。


而察觉他的动作的花泽类则是用力地抓紧了他的手,然后缓缓地将头贴到他的手背上。


顺平发现有温热的液体,一滴一滴地滴落在自己的手上,顺着他的指缝滑下。


顺平发现自己的眼眶也一下子酸涩起来了。


花泽类就着这个姿势,哽咽了起来:“求求你,就算要拒绝,也不要将戒指还给我,就算你转身扔掉都好,不要还给我……拜托你了……”


顺平眨了好几次眼睛,终究是阻止不了泪水夺眶而出,但他还是用力将手抽回。


终于无法将脸掩藏起来的花泽类只能凄惨地看着对方,于是顺平就看到了满脸泪痕哭得相当狼狈的花泽类。顿时,他只觉自己的泪水掉得更凶了。


顺平举起了自己的左手,纵使自己也是泪水掉个不停,他还是努力地平复自己的呼吸,他想露出一个笑容却失败了,最后也放弃了:“花泽类,你为什么不早几年这么做?我纵然还喜欢着你又怎样?你能想象得到我这十五年来是怎样的心情么?换我是你,你会怎么做?”


花泽类咬紧了牙关,眨动的双眼掉落了更多的泪水。


顺平终于是露出了一个苦笑:“这续集就算有,也没有主演了。”


说罢,他就用另一手去脱那无名指的戒指。


花泽类下意识伸手就去阻止他,他牢牢地抓住了他的右手,用着祈求的目光看着他。


而顺平只是朝他摇了摇头,对上他的目光,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捏紧了那枚戒指缓慢而用力地往外脱。


察觉到他的决意的花泽类却加重了手劲,却还是无法阻止他的举动。


戒指经过指节,脱下得并不顺利,而顺平却只是一咬牙,哪怕弄伤自己也在所不惜,顶住花泽类施加的阻力,用着蛮力将戒指拔下来。


花泽类终于松开了手,他有些失神地看着戒指在顺平左手无名指上留下的红痕,然后双手终于是无力地垂下。


 


-“何时开始,多多一次看你我如何演,多多一部续集用来如愿,命运或能完全改变“-


 


顺平右手握着拔下来的戒指,他的泪水还是没有停下来,但是他已经决定了。


顺平伸出左手拉过花泽类的左手,让他掌心朝上,一如十五年前自己爱上他的那一瞬间一样,缓缓地温柔地一根一根地掰开他的手指,将戒指放回他的掌心上,然后又握着他的手指,让他好好合拢上手,好好地握住掌心的东西。


而花泽类只是好像一无所觉地任他动作。


顺平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二人都顾不上究竟在机场引起了什么轰动了。


顺平深呼吸了一下,背起自己的随身包,就往闸口走去。


 


-“然而现况,是各自各一边,但愿有天,会真的跟你结识暗恋热恋多一遍“-


 


“我不会就这么放弃的,你等着我。”花泽类紧紧地握着手心中的戒指,朝顺平走没多远的背影大声说道。


顺平有一瞬停下了脚步,只是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回头,他只是低头用衣袖擦拭着脸上的泪痕就再次抬腿迈步而去了。


 


被留在原地的花泽类觉得,他这辈子大概都无法忘记此时此刻顺平留给他的这一个背影了。


————


从顺平离开之后,花泽类就搬进了别馆,住在了顺平曾经住过的主卧。


这些年来,花泽类专门辟出了一整面墙用来悬挂关于顺平的各种信息,有他的报道、访谈、获奖信息之类的,而这一面墙的最中间就是当年他买下的那幅原秋叶出品的,模特是顺平的摄影作品。


顺平离开之后,花泽类才发现他们从来没有过合影,甚至没有对方的私影……他们也没有共同的朋友……


他能借以慰藉思念的也只有这幅他师父替他拍的摄影作品了。


这时他才真的懂了顺平说的“如果换成你是我”是怎样一种感受。


 


这些年,顺平开始作为摄影师大放光芒,不再玩神秘主义的他终于公开了身份,曾经红极一时的模特“纯”如今是摄影界的新星,这样子的经历让各大媒体都忍不住炒了起来。


于是花泽类就将这样的相关信息一点一点收集起来,将这面墙挂得越来越满。


 


花泽类温柔地看着那幅最中央的摄影作品,他抬起了自己的左手,将无名指凑到唇边,轻轻地亲吻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而这对戒的另一只则被他用项链挂在了脖子处。


他一边亲吻着自己手上的戒指,一边抚摸着脖子上的另一只。


 


我终于能脱得了身了,等我,顺平。


 


不远处的床脚边摆着已经收拾好的行李,还有摆放在行李上的机票。


 


 


——“期盼来到这天,遗憾桥段可变,时间场地改变,唯独人物不变“——


 


END



评论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