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桃

本命珍妮和建国,旬斗头顶青天!圈子大约是
SPN/SD/J2/AM/DH……总之欧美和日剧同好都快来勾搭吧嘤嘤嘤!。゚(゚^艸^゚)゚。

《下雨天》石川安吾×泷谷源治

QAQ糖里有毒!此时此刻窗外也在下大雨,真是太应景了

大叔_最近入坑不填坑:

从头到尾比较平淡的文吧,因为自己这边正好下雨了,感觉空气和整个人都闷闷的,就想到了这篇文,比较清新的感觉~


————————


“滴滴”


闹钟机械的响声刚刚开始就被结束,石川安吾的手按在上面,白衬衣下的手腕显得有些苍白,石川安吾平躺在床上,窗帘被关的严严实实的,分不清外面是什么时候了。


石川安吾坐起来,弯下腰双肘撑在大腿上,脸埋在手里,闭上眼睛舒缓一下一晚上没有睡着的疲劳,


被按停的闹钟开始一步一步的跳跃,秒针跳动的声音撞击在昏暗沉闷的房间里,几十下,几百下,石川安吾起身走到窗子旁边,捞开了窗帘,面前的玻璃上抹上了一层流动的水,雨水不停的轰打在上面,形成水花又迅速的消失,不规则的嘀嗒声配合着秒针的律动声,只能听见这两种声音反而显得更加安静。


洗漱,换衣,整理,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和完成,石川安吾抬起手腕,刚才苍白的地方被硬冷色的金属手表代替。


10点20分,离13:30还有3个小时零十分钟。


石川安吾穿上外套,一尘不变的深色西装,今天他不用上班,但还是习惯了警察的正经打扮,在家里也是衬衫西裤的标准样子。


走时不忘带上雨伞,在玄关处放了两把雨伞,一把纯黑色的,一把透明的,石川安吾的手停在空中犹豫了一下,拿着透明的那把伞出了门。


屋外的空气比屋内清爽很多,身体里的闷热一扫而光,石川安吾从楼道里走出来,举着伞,快步行致小区几百米开外的公交车站,视野因为密集的雨水变得有些模糊,路上行人非常稀少,只有路边的店铺里传来几声零碎话语,还有马路上行驶而过的车喇叭声。


离车站还有几十米的时候,已经有一个身着黑色制服的少年站在那里,比起躲雨更像是在等人,双手插在裤兜里,少年的脑袋随着来往的车辆摇摇晃晃,终于,看向了这边。


少年的笑容有一瞬让石川安吾忘记了身处何方,周围的景色霎那间褪去了颜色,那个笑容刺进石川安吾的心里,扎的生疼。


少年跑过来,石川安吾把伞伸出一些位置,将亮眼的色彩全都收入伞下,


“我不用打伞也可以的。”


“不可以,你很容易感冒,不管任何时候。”


“…………”


少年瘪瘪嘴,石川安吾想去拨弄他额头前的头发,手掌距离头发只剩一点距离的时候,少年略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


“去哪?”


“听你的。”


男人的嗓音相比之下低沉许多,就像雨水打在窗户上和打在伞面上的区别,


少年开始思考起来,黑黝黝的眼珠里什么也没有倒映出来,只有自己的光芒,石川安吾举着伞等他,突然反应过来这应该是他们两个在一起那么久的第一次约会。


石川安吾很忙,有时候忙到吃饭睡觉的时间也没有,但是泷谷源治没什么忙的,石川安吾不在的时候他就跟着兄弟们出去招猫逗狗,惹是生非,一天不打架就肚子疼……石川安吾拿他没办法,由着他去,泷谷源治本性不坏,弄出的麻烦石川安吾都能摆平。


只有一点,泷谷源治讨厌雨天,虽然曾经也有过在雨天出去打群架的情况,但是他本人是不喜欢的,下雨的时候会窝在家里无所事事的开始发霉,石川安吾在家的话就两个窝在一起发霉……所以石川安吾是喜欢下雨的,这个时候的泷谷源治不会到处乱跑,可以抱着他躺在沙发里,听着电视里的节目,外面的雨声,或者安安静静待在家里一整天,石川安吾是无比珍惜这种难得相处,泷谷源治却不明白,他还年轻。


“游乐园吧?”


“你是女孩子吗。”


泷谷源治思考了许久的结论居然是游乐园,石川安吾无法想象他们去到那里会遭受什么眼神,游乐园那种地方,成年后也只有以前办案的时候有去过。


不过最后还是妥协了他,在路上,石川安吾把伞的大部分都递到了泷谷源治那边,尽管受到了后者的各种反对,石川安吾依然坚持着。偶尔有经过的行人会忍不住看着他们,石川安吾并没有介意那些目光。


因为天气,游乐园几乎没有游玩的人,石川安吾心里松了一口气,


“两个人。”


在门票口递了钱,售票员正在玩手机,看到石川安吾的时候眼神非常诧异,最后还是给他递了两张门票,毕竟这种时候会来游乐园的人可不多。


石川安吾捏着门票,转身发现泷谷源治已经跑到了远处,抬头望着什么,石川安吾赶紧上前给他遮雨,


“怎么了?”


“我在想……”


“那个,小哥!那边的小哥!”


一个声音插了进来,是门口的售票员,售票员从窗口里探出半个身子对着石川安吾他们的方向挥手,


“那个啊,因为下雨了,所以有些设施不能玩了!”


听了这话,石川安吾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回头问泷谷源治,


“听见没?想玩什么?”


“摩天轮可以吗?”


石川安吾又回头对着售票员用更大的声音问,


“摩天轮可以坐吗?”


“什么?!”


“摩——天——轮——”


“啊!摩天轮,摩天轮可以的!”


售票员对他们挥挥手,示意他们可以去。


——————


“呜哇!我早就想坐一次这个了。”


“小孩子吗……”


“才不是啊!”


泷谷源治趴在座箱的玻璃窗上反驳着石川安吾的话,但是好奇的眼神和动作早就出卖了他,石川安吾坐在一头,单手撑着下巴看着泷谷源治探头探脑的看着外面,雨水打在玻璃上,他的眼睛也一眨不眨的。


“喂喂!安吾!那里那里,那栋灰色的房子是我们的家吗?!”


“不是。”


“你这个家伙好歹也来看一下再说啊!”


“我们的家在你身后的方向,你连东西南北都没分清楚。”


泷谷源治呆愣愣的转身趴到另一扇玻璃窗上,开始了观察,


“什么啊,没看到啊。”


泷谷源治皱着眉头观望了几次就放弃了,没事情干后就坐到了石川安吾旁边。


“听说过吗?”


“恩?”


“我听拳哥说,相爱的在摩天轮转到最高处亲吻的话,就会永远在一起。”


泷谷源治看向石川安吾,对方依然没有变换动作,只是嘴里轻轻吐出几个字,


“做不到……”


泷谷源治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笑了一下,


“也是,不会有用的……”


气氛又开始沉静,石川安吾想起了一件事,


“前天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你打开看了吗?”


“还没有来得及看。”


“这样啊……生日快乐,源治,前天没来得及说,今天来补好了。”


“恩,谢谢你。”


————————


摩天轮之旅很快结束,雨越下越大没有要停的趋势,石川安吾看了一下时间,折腾了一会已经是12点,离13:30只有1个半小时,


“12点了,要过去吗?”


石川安吾开口问,


“去吧,时间也差不多了,可以走着去吗?”


“好啊。”


商量好后,石川安吾和泷谷源治离开了游乐园,两人躲在一把伞下,石川安吾的半边身子从一开始就被雨淋湿了。


“往你那边移一点吧。”


“我没事。”


拗不过石川安吾,泷谷源治也没再说什么,两人并排走在坑坑洼洼的雨水中,没有说话,石川安吾是个话不多的人,泷谷源治比较开朗一点,但是今天他发现他也说不出什么话了。


好像有点明白了为什么石川安吾喜欢下雨,为什么喜欢抱着自己安静的睡一整天,似懂非懂的,泷谷源治悄悄的抬眼观察起旁边的石川安吾。


石川安吾正专心的走着,头发有些部位被打湿凝成一条一条的,腰背挺得直直的,不管什么时候都西装革履的装扮,还有那表情冷淡的样子,经常被人误会是不好相处的人。


一开始的自己也是那么觉得的,后来经过了解后才知道原来这个人是很细心也很温柔的他的温柔不会表现的很明显,但是你就是能感觉的到他在保护你照顾你。


石川安吾平视前方,无视了泷谷源治已经转变为赤裸裸的眼神,视线里出现了一栋熟悉的建筑物。


“到了啊,源治。”


两人停下脚步驻足在建筑物跟前,


13点25


还有5分钟就开始了。


“5分啊……”


石川安吾看着手表不自觉的念出来,声音带了一丝沙哑,泷谷源治开始倒退,一步,两步,三步,四步,直到退出了雨伞遮挡的范围,到了淅淅沥沥的雨中,人就在石川安吾的面前,这次石川安吾没有阻止,也没有上前为他挡雨。


“石川安吾先生好像从来没有对泷谷源治先生说过一句话。”


石川安吾听了这怪模怪样的话语忍不住笑了出来,说出这些话的泷谷源治也跟着笑了,依然那么刺眼。刺得石川安吾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


“我……”


“石川!”


不远处,立花雄马举着雨伞跑了过来,


“你一个人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进去,泷谷的葬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


“……你,哭了……?”


“没有,这是雨水不小心淋上去了,走吧。”


石川安吾用手抹了一把脸,大步向前走去,走过刚才泷谷源治刚才站的地方,此时已是空空一片。


——————


葬礼已经结束,空荡的草坪上只有石川安吾一个人还站在那里,其他的人几个小时之前已经离开。石川安吾觉得手臂和大腿开始发麻,天色已经开始变暗,雨量也变小了很多。


石川安吾迈开双腿,一步步的走到被鲜花包围的墓碑面前,把手中的伞遮盖在墓碑上,雨水开始淋湿他的身体,双眼因为雨滴不得不半眯着,脸上比身上更快的布满水迹,流到下巴滴落,掺杂着咸咸的液体,滴在墓碑前。


“你一直都是个很爱感冒的家伙,所以不能够淋雨,不管任何时候。”


“对不起啊,一直没能说出你想听的话。”


“谢谢你,源治。”


“还有……”


被精心包裹着的礼物盒子躺在泷谷源治的书包里,缎带还绑在上面仍未拆封,里面是泷谷源治最想要的和石川安吾一样的手表,还有一张折叠好的纸条,上面用黑色的钢笔写着,


——我爱你。


————end————

评论

热度(70)

  1. 油桃大叔_脱团闭关修炼中 转载了此文字
    QAQ糖里有毒!此时此刻窗外也在下大雨,真是太应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