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桃

本命珍妮和建国,旬斗头顶青天!圈子大约是
SPN/SD/J2/AM/DH……总之欧美和日剧同好都快来勾搭吧嘤嘤嘤!。゚(゚^艸^゚)゚。

【泉秀/小短篇】Bump!

嘤嘤嘤甜成煞笔!

狒狒侠:

补完……明天再捉虫……




*昨天被嫌弃短小了(生无可恋脸


*本文其实是秀一厨舔屏日常以及在折磨佐野君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产物超——无聊全是废话


*抄送 @荠麦青青 不要摸鱼了等你周末投喂么么哒


 


 


#


佐野泉很不好。


 


耳边是应援鼓的声音,混着女生们叽叽喳喳的说笑还有男生们兴奋的吼叫。前排的彩色旗子呼啦啦摇成一片,团扇啊字牌啊也挥个不停——啊,蓝天白云和足球赛,总之是透露着浓烈“青春”气氛的一幕。


 


身为这一幕成分之一的佐野同学却格格不入。


鬼太郎发型配上不甚友好的眼神,视线直指赛场上最显眼的那个家伙,那个金头发的满场飞奔的小狮子。


佐野的气场太具压迫性,致使坐在他两边的关目和瑞稀同时挪开了一点。


 


请不要误会,佐野同学对他目光锁定中的中津秀一同学完全没有恶意,硬要说起来反而是二百万分的好感才对,而好感的来源他至今没有想通,这也是他关注对方的真正原因——是的,佐野泉此时此刻正在诠释另一种青春。


 


该死的,该死的恋爱啊。


 


 


#


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某个下午,就是那种,热得让人什么都不想做,阳光又偏偏好到让人想做点什么的下午。


佐野泉和中津秀一,作为在猜拳中输掉的两位幸运E,来为寝室的联谊活动跑腿买东西。


 


中津被过于热情的阳光晒得毫无生气,本来就不太热衷活动的佐野更是一语不发。


 


这时候迎面走来一位超漂亮的女生,超——漂亮以至于在一瞬间就吸引了两个青春期小鬼的目光。中津一下眼睛就亮了,佐野也暗搓搓地瞟过去,在错身过去后更是非常猥琐地同步转了头。


佐野收回眼神,却发现他旁边的家伙还在恋恋不舍盯着人家线条优美的小腿。


佐野忍不住一个手刀。


 


“嗷!干嘛打我!”


中津捂住脑袋愤恨地抬头。


“眼神色迷迷的。”


“你没有看吗!”


“……”


佐野理亏没接上话,中津立马来了精神,他扒拉一下刘海遮住一只眼睛,哀怨地打了一下佐野的手臂。


“佐野君,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


“看看看,她有我好看吗?”


佐野怪好笑地看向他——亮晶晶的眼里填满埋怨像是要化开,嘴巴撅起来嘟嘟囔囔说着到底谁好看谁好看,下巴跟着皱起来一点,金发垂在脸颊两侧特别可爱……


 


……等一下。


等一下我刚刚在想什么。


佐野脸一烫,赶紧别开目光。


“好看什么,快点走。”


“切——”


中津不屑他非常不好玩的态度,几步蹦到前面先走了,头毛跟着一颤一颤蠢兮兮的。


 


佐野泉皱起眉头拍了下胸口,觉得自己刚刚一定是热昏了头。


 


 


#


联谊的准备工作进展顺利,不过与此相反的是考试又将到来,樱咲的男生们第一次有点怨念学校的活动方针了。


 


“恋爱有助于促进双方共同进步,校长是这么说的。”


 


几乎咬碎了笔的中津秀一回想起这句话满心劳累。他不仅要参与准备,要拯救自己糟糕的成绩,还有他最期待球赛也要来了。


一边想象自己进球的英姿一边却要把手里的练习册戳出洞来,动静之大让萱岛受到了惊吓,赶紧劝了他几句。


“中津,不要太急了,灵光很好,最近也许有贵人哦。”


“真的吗!难道是女朋友!”


“……这个我还看不出来。”


 


另一个烦恼的人是佐野泉。虽然不太去帮忙联谊的事,学习也没什么话说,田径队的训练也还一切顺利,但是他在纠结也许更麻烦的事情。


从那天开始中津秀一在他眼里就像加了滤镜,加了柔光和粉红特效的那种,怎么好看怎么来,从上课时候转头嘻嘻哈哈到在食堂里吃面包塞得脸颊鼓鼓,在他这里通通化为好看,可爱之类的词汇,贫乏又直白撞着他的神经。


 


寝室那扇脆弱的门被突然打开,佐野和楼上的瑞稀都看过去。


 


“啊哈哈抱歉抱歉,我来借洗发水。”


中津秀一赤着上身跑进来,路过佐野奔向浴室,瑞稀早已见怪不怪,平淡地叮嘱了一句记得还。


 


啊,可是她的室友快爆炸了。


佐野拼命甩头,明明那家伙早被他看了个遍,现在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了?不对不对,这是什么毛病……


他还没斩断那点翻涌的情绪中津就从浴室跑出来了,挥着手里洗发水的瓶子冲他咧了下嘴。


少年尚未完全成形的身体有些单薄,手臂上倒是已经有了肌肉的轮廓,还留着T恤晒出的浅浅印子,两条分明的腰线延伸进短裤里——


 


佐野泉啊佐野泉,你已经坏掉了。


 


他揉着头发猛地跌回自己床里,吓了瑞稀一跳。


……借个洗发水而已,不要太火大啦佐野君。


 


 


#


中津,超可爱。


 


他左手在试卷空白的地方写下这几个字的同时,右手马上跟着盖上来,拍到课桌发出砰的响声,全班的目光都扫向佐野泉。


其中包括被他写了名字的家伙,眼睛一眨一眨神情好奇。


 


“佐野,好好考试。”


老师咳了一声提醒,他狼狈地点点头。


中津还多盯了他几秒才转回去。


 


佐野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那些英文字母上,一边自暴自弃把刚刚几个字涂得黑黑一坨,确认没有哪个边边角角还能还原本来的信息。


开小差瞄到了那个家伙摇头晃脑几乎抓破头皮的样子,他嘴角一翘,完全是下意识写了那句蠢毙了的话。


他不是笨蛋,知道这段时间自己如此不正常的反应有且仅有一个原因。


——佐野泉,喜欢上了,中津秀一。


 


天哪,如果这是一份关于恋爱的答卷,他绝对已经挂科了。


 


 


#


高中男生在考试结束后的热情绝对可以用可怕来形容,尤其是还有活动,尤其还是名为联谊的活动,高涨的情绪几乎要把大教室的屋顶掀开。


 


“Baby!!”


一舍成员清一色印花衬衣露出胸口的打扮,天王寺那两块胸肌几乎挣破衣服爆炸出来,舍员们跟着摆出充满男性荷尔蒙的姿势,阵仗十分吓人。


三舍的各位依然自带浮夸特效,披风扇啊扇带出一股迷之空气,奥斯卡脖子仰成标准的四十五度,吐出一串莫名其妙的法语。


 


佐野泉一点都不想来,这种愚蠢还吵到死的事情到底哪里有意思了?


可是中津要来,中津兴致也很高——比起让这家伙真的跟着什么小姑娘跑掉,佐野还是乐意做出牺牲的。


顺便一说,二舍全员都穿了粉色T恤,因为注定挂科的舍长强调这才有恋爱的感觉。粉色T恤配佐野,大概能列入樱咲十大奇观了。


 


“看见佐野大人穿着我心目中最适合他的颜色,我的人生已经满足了。”


云雀扶额倒在桌上。


 


中津和瑞稀站在一起,捂着嘴噗地偷笑起来。这一幕让鬼太郎先生周围的黑色气息更加浓郁,不过被满屋子我要恋爱我要恋爱的粉色空气压在角落,憋得他心烦。


 


活动很蠢,就是准备了一堆写了各种形容词的卡片,抽到卡片的人说出自己认为符合这个形容的人来。卡片上基本都是肉麻的词汇,对于拉近关系简单有效。


 


“难波学长!美丽动人!”


“去你的美丽动人啊!别什么都拿来形容我!”


“环奈酱身材一级棒!”


“天王寺大人充满男子气概~”


 


赞美声此起彼伏让佐野恶心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简直想快点跑路,可这时候纸箱传到了中津面前,他立马坐定了。


 


“大树,很有趣。”


 


那家伙笑着这么说。周围响起一片吐槽中津真没意思啊的起哄,中津笑着吐下舌头把箱子传给了瑞稀,被提及的室友萱岛也只是朝他抿了下嘴角。


佐野心里百般滋味。诚如围观群众所言,这句话毫无爆点,既没有提到他担心的中津心里可能装着的哪个女生,也没有批评谁的过激言论——难道他该去嫉妒一下萱岛吗?


那个家伙凑过去看瑞稀的纸条,表情生动明亮得过分。


 


瑞稀夸赞了裕次郎帅气,这倒是预料之中。箱子兜兜转转已经要到佐野手里时,中津却跑了。


他翻出一张纸条,周围是少女感十足的花边,中间写着“超可爱”。


 


……这也巧得太吓人了,佐野默默叹气。


 


于是除了当事人,在场的各位都听到了那个面瘫嘴里蹦出音调平直没有起伏的几个字——


 


“中津,超可爱。”


 


 


#


佐野翘着腿在他那盏能折腾瞎自己的床头灯底下看书,正面那道视线已经照射了他一整晚。


于是他放下书来,室友立马折头。


“……有什么就直说吧。”


瑞稀一听从床上跳下来,盘腿坐在二楼的护栏前,表情充满八卦。


 


“佐野,为什么觉得中津可爱啊?”


“……不可爱吗?”


“不是这个意思啦,就是,你没有什么个人原因?”


她的掩饰跟直接问你是不是喜欢中津简直没有区别,佐野合上书看了瑞稀一眼。


 


“因为很想揍他。”


他不顾室友惊恐的眼神用被子蒙住了头。


 


 


#


中津秀一最近有点莫名其妙。


先是瑞稀,然后几乎整个二舍的男生,然后是全校,最后连着隔壁学校的女生和桃乡高中的各位都来提醒他,小心佐野。


 


——诶?佐野这家伙怎么了吗?


——那天联谊中津去上厕所了,佐野可是发出了爆炸性的宣言!


——什么宣言?


——中津太可爱了他想揍你!


 


……什么乱七八糟的。


可中津暂时没有功夫去揣测佐野的心思,一方面是他从来没有成功过,另一方是,球赛开始啦。


 


热血好男儿,世界第一的中津秀一理了一下球衣和发带,绽开一个可爱到让人想揍他的笑容。


 


 


#


时间回到现在,就是佐野目光灼灼盯着中津的这一刻。他在脑海里搜寻喜欢中津的原因未果——难道真的是那是那个无聊的午后突然看上了这张脸吗?原来自己居然是个这么肤浅的人?


 


佐野泉一脸便秘,虽然这是他的默认表情。


 


球场上突然响起尖锐的哨声,他还没回过神,身边的两个人已经站起来张望了。


“是中津!”


“没事吧那家伙。”


“啊,要换人,好像是不能继续比赛了。”


 


佐野猛地站起来,视线里那个灿烂得像太阳一样的家伙捂着腿倒在绿茵场上。裁判向犯规队员掏了牌,然后招呼场边的老师去找担架。


 


“我们也快去帮忙吧。”


瑞稀转过来想拍一下佐野,后者却突然闪开,几步跨到看台最前面,然后做出了让全场尖叫的举动。


 


——佐野泉从看台二层直接翻身跳进了球场。


 


 


#


中津秀一只看见那个传闻里要揍他的家伙气势汹汹朝这里走,吓得他差点爬开,直到佐野把他一捞背在背上都没反应过来。


 


“诶?诶?”


“诶什么,哪里痛?”


“喔……大概扭伤了脚踝,没关系的。”


“……”


 


中津趴在佐野背上,视线里是对方长到翘起来的发尾和不知何故有点发红的耳朵,他一步一步走得坚定,中津因为不能继续比赛而郁闷的心情突然就亮了一点,稍微抓紧了佐野的肩膀。


 


“佐野。”


“什么?”


“……谢啦。”


 


面瘫少年背对着自己喜欢的家伙扯起了嘴角。


 


 


#


谁还要管喜欢的原因,反正对于佐野泉同学来说,中津秀一就像全世界一样,比喜欢跳高还喜欢他朝自己笑,比讨厌甜食还讨厌他不在身边。


蠢死了,真是蠢死了。


 


在校医室等待梅田的时候,中津被佐野情绪强烈的眼神盯到不知所措,忍不住干巴巴说了一句。


“有什么好看的。”


 


然而对方像是在等他开口一样突然抬了下眉毛,倾身靠了过来。


 


“好看啊,很好看。”


 


佐野泉凑近他的耳朵说,然后在滴酒未沾的情况下亲了中津一下。


后者大脑立马脱线当机。


 


门外传来了其他人的脚步声,佐野退开一步歪头看着那个傻掉的家伙,心里像装了个粉色的气球,没错,就是他最不喜欢的粉色。


 


——秀一君,来日方长。


 


 


—Fin—


*爆字数爆到瞎(手动再见



评论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