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桃

本命珍妮和建国,旬斗头顶青天!圈子大约是
SPN/SD/J2/AM/DH……总之欧美和日剧同好都快来勾搭吧嘤嘤嘤!。゚(゚^艸^゚)゚。

【旬斗拉郎】boom boom boom 正篇 38-43 [待续]

博主文笔太好,我决定还是等这篇文章全部完结之后一起补吧

soawkward:

温馨提示:泷谷源治,中津秀一,佐野泉三角恋,结局三人行,HE。源治秀一青梅竹马设定。


终于开始走剧情了···大概还有三章左右就可以完结了,大概···


回忆篇戳我。 


正篇1-37戳我。




38.


中津秀一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很亮了,还好今天是周末,不然他又要被教导主任叫去谈话了,而且他最近一次的数学测验估计又挂了,一想到那可怕的成绩单和老妈那张脸还有远去的足球,中津秀一就觉得烦躁。


他走出卧室就看到坐在自己客厅里正在鼓捣什么的泷谷源治,中津秀一被他严肃的侧脸吓了一跳,嘴角绷得很紧,秀一眨眨眼,有点想不起来上次看到源治这个表情还是什么时候了。他放轻脚步走到源治身边,想看看他到底在干什么。


可惜他刚刚靠近一点就被处于戒备状态的泷谷源治发现了。


“啊!”中津秀一被泷谷源治整个抱住,那个大个子还游刃有余地把他整个人在空中转了一个圈才放下来,他背对着桌子,看着面前比他高出很多的泷谷源治,他脸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中津秀一伸手去碰他的嘴角,问:“还疼吗?”


“早就不疼了。”泷谷源治把中津秀一圈在自己两臂中间,整个人贴近他,他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就是喜欢这样像一只粘人的宠物一样贴着他的中津秀一。


中津秀一笑着顺手抚摸泷谷源治的背,“源治怎么还是这么喜欢撒娇?”


“这不是撒娇。”泷谷源治反驳,不过他找不出来什么合适的说法来解释自己的行为,他对任何人都没有过这种靠近的欲望,除了中津秀一。


泷谷源治低下头靠近中津秀一的脖间,他身上还带着自己用的那种沐浴露的味道,他像个标记了自己地盘的狼一样嗅着中津秀一,张开嘴想去咬一口。


“好痒。”中津秀一躲开泷谷源治的偷袭,虽然他并不知道源治刚才想干什么,“源治你刚刚在弄什么?”


“啊···”泷谷源治愣了一下,瞟了两眼秀一身后的东西,眼睛瞥向一边说:“没什么啊···”


“是吗?”中津秀一眯起眼睛盯着泷谷源治,信他才有鬼了!撒谎的技巧永远烂成这样!


他的手往后摸了一把,抓起那个不大不小的盒子低下身体从泷谷源治的双臂间逃了出去,他抓着那个盒子看了很久,已经包装好了,中津秀一苦恼地翻来翻去,这又不能打开,完全看不到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这是什么?”中津秀一不死心地问泷谷源治,他晃了晃手里的盒子,有些闷闷的声音,“源治——”中津秀一拖着尾音叫泷谷源治的名字。


“没什么!”泷谷源治虽然觉得秀一偶尔这样对着自己撒娇真的很可爱,但他还是不会说的!他走过去想把秀一手上的东西抢过来。


中津秀一躲着泷谷源治的双手,后背缩在了他的胸前,两个人就这样贴在了一起,泷谷源治一只手环抱着中津秀一的腰,一只手去抓他举起来的盒子,突然一张纸片从蹩脚包装缝隙里掉了下来。


泷谷源治正想伸脚去踩,但上面的内容已经被动态视力非常好的中津秀一看了个精光。


“嗯?不是说没什么吗?”中津秀一笑眯眯地转过头盯着泷谷源治的侧脸,“送给秀一的生日礼物是怎么回事?”


中津秀一忍不住大笑起来,源治有些泛红的脸实在是太可爱了!


泷谷源治再也绷不住了,他伸手去捂住中津秀一的嘴巴,两个人闹来闹去时候,中津秀一不小心绊了下泷谷源治的脚后跟,一阵失重的状态过后,他们两个人都倒在了沙发上面。


“啾~”


泷谷源治的手还捂着中津秀一的嘴,所以这一声声音不小的亲吻来自泷谷源治与自己手背的触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中津秀一再也憋不住了,他也不管泷谷源治是不是还压在他身上,他已经整个人笑得滚来滚去。


泷谷源治松开他的嘴巴,把秀一整个人压在身下,将他的两只手固定在头顶,靠近他的脖子问:“这么好笑?”


“哈哈哈哈哈哈,对···对····哈哈哈哈哈哈哈···”中津秀一毫无自觉地在泷谷源治的禁锢下笑得整个人都缩了起来。


泷谷源治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干什么,他面无表情地盯着身下的中津秀一,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从自己身体里冒了出来,他想堵上他的嘴巴,不是用手。


就在泷谷源治俯下身准备做点什么的时候,门被破开了!


“源治!!!!”过来的人是牧濑隆史和伊崎瞬,他们被眼前的两个人惊呆了,牧濑隆史手上的饭团也掉在了地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源治你这是犯罪啊!!!!!!”牧濑隆史冲过去把泷谷源治从中津秀一身上拉下来。


伊崎瞬打开门,看到泷谷源治把那个男孩子压在身下,一脸凶狠地准备亲下去的时候,他真的很想报警。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泷谷源治要亲那个男孩子,这是直觉!


 


39.


“那我先走了哦,谢谢你们的饭团。”中津秀一跟牧濑隆史和伊崎瞬道过谢,穿好鞋子后跟泷谷源治说:“源治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拜拜!”


泷谷源治还有点愣神,他从刚才被牧濑隆史拉开的时候就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他又说不上来到底是为什么,总之他看到秀一的笑脸,第一次觉得有点烦,不是因为秀一的笑脸出了什么问题,他并不讨厌那张笑脸,那是他变强的所有动力,但他又不能忽略那个笑戳到自己心里带来的一阵慌乱。


我不会是得心脏病了吧?泷谷源治有些杞人忧天地神游,直到关门的声音撞进他脑子他才反应过来。


“你们刚刚看到什么了?”泷谷源治转过脑袋问伊崎瞬,他的眼神放空,显然还在思考自己到底为什么会想到要用自己的嘴巴去堵住秀一的嘴这种奇葩的举动。


“我们什么都没看到!”牧濑隆史和伊崎瞬异口同声地说,不过伊崎瞬在心里加了一句:只是觉得你在犯罪,很想报警罢了。


 


40.


中津秀一走在回樱咲的路上,太阳很大,他的心情还算不错,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可爱的转校生芦屋瑞稀,中津秀一觉得心情更好了。


“瑞稀?什么事?”


“没什么事,中津你昨天怎么没回宿舍?”


芦屋瑞稀白了一眼坐在她旁边眼巴巴地望着他的佐野泉,芦屋瑞稀真想把手机拍到那家伙的脸上,让他自己去问好了!我容易吗我?又要担心你跳高的事情还要为你的恋情操碎了一颗少女心!


“我昨天碰到源治了,哦,就是我那个青梅竹马,所以就在他那里过了一晚上。”中津秀一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零钱,走到自动贩卖机那里,正准备按下可乐的键,但被一个人抢了先,他按下了黑咖啡的键。


“喂!”中津秀一恼火地看着那个抢了他饮料的家伙,“瑞稀我马上就回来了,你先等等。”他放下手机盯着那个家伙,质问道:“你怎么回事?”


“秀一大少爷,我们又见面了~真是巧啊。”


青木翔太三个月前才知道那个乌鸦高中来了一个转学生,叫泷谷源治,他当时就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太小了,而且他没想到自己计划了很久的复仇计划,想去踩好点,然后找泷谷源治算账的时候竟然能碰到对自己的复仇计划更有用的老冤家,只可惜他好像不太认识自己了,不过没关系,他们有的是时间来,慢慢回忆。


“两年不见,秀一好像长高了一些啊。”


中津秀一已经认出来他是谁了,青木翔太,那个神经质的男生,他记得这男生就是莫名地讨厌自己。


“青木同学,我们好像并没有很熟。”中津秀一抓着他的手机,他在这个时候遇到青木翔太,他已经不指望能完好无损地回去了,但他总不能乖乖地挨打。


他刚刚并没有按下挂断键,中津秀一默默地祈祷着另一端的芦屋瑞稀也没有挂上电话才好。


 


41.


芦屋瑞稀握着手机听了一会儿,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她看着佐野泉问:“你知道中津那个青梅竹马的地址吗?”


“我记得他好像在铃兰读书,怎么了?”佐野泉看着严肃的芦屋瑞稀,也有些紧张了起来。


“中津好像遇到麻烦了,他应该刚从他青梅竹马那里离开,如果现在去的话,应该还来得及。”芦屋瑞稀握着电话,跟着佐野泉一起跑了出去,为了缓解一下太过压抑的气氛,她开玩笑地说:“佐野你要给我报销电话费啊。”


“嗯。”佐野泉没心思说什么,他应了一声就跑去第一寮长天王寺,他记得天王寺前辈好像知道铃兰在哪里。


 


42.


分开行动后大概三个小时后,最先找到中津秀一的是芦屋瑞稀和她带着的两个巡警,她甚至还不忘拿起手机拍了一张青木翔太的侧脸。


泷谷源治和佐野泉赶到医院的时候,中津秀一正往嘴巴里塞进去一颗草莓大福,他抬头看了两眼站在门口气喘吁吁的两个家伙,抬起他没有打上石膏的右手,裂开他淤青着的嘴角,笑着说了一句:“哟~”


Boom!!!


佐野泉和泷谷源治两个人的脑袋里突然就炸开了,威力不亚于一颗原子弹。


两个看不顺眼的男人,对视了一眼,竟然默契地退出了病房。


芦屋瑞稀跟中津秀一两个人愣愣地对视了一眼,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安静了?


芦屋瑞稀追了出去,被病房门口一左一右靠着的两个门神吓了一跳,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泷谷源治,长得瘦瘦高高,可能中津看多了不觉得,她倒是觉得这家伙长得挺帅的啊,长相完全不输给佐野那个冰山,气质虽然不一样,但这种危险的气息让他看起来像一只豹子,危险但是吸引人。


如果说芦屋瑞稀没见到泷谷源治之前,她担心的只是佐野泉那家伙别扭的个性,但现在,她觉得佐野泉的恋爱之路更坎坷了。


“你好,我叫芦屋瑞稀。”她走到泷谷源治跟前伸出手。


泷谷源治简单握了一下,“泷谷源治。”说完他想问点什么,一旁的佐野泉也是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换个地方吧。”芦屋瑞稀不确定这两个家伙听完之后还能这么冷静,好吧,他们现在其实也一点都不冷静,只是还没爆发罢了。


“就是他?”泷谷源治指着手机屏幕上那个侧脸,问芦屋瑞稀。


“对,其实不止他一个人,还有两个同伙,只是他们跑得比较快。”芦屋瑞稀看了两眼沉默不语的佐野泉,转过头问泷谷源治,“怎么?你认识吗?”


“算是吧。”泷谷源治握紧手掌,他早上就不应该让秀一自己先走,都是他为了什么无聊的情绪烦恼,才会让秀一遭罪。


芦屋瑞稀觉得接下来的事情就不需要自己参与了,她起身说:“你们,小心吧。”说完就喝完剩下的一口柠檬水,拎着带给中津的蛋糕离开了这间小小的咖啡店。


“如果你想的跟我一样,就跟着我走吧。”泷谷源治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跟佐野泉说了这样一句话。


“不过,我希望你不要拖我的后腿。”泷谷源治认为这是私人恩怨,没必要牵扯到伊崎他们。


 


43.


泷谷源治和佐野泉找到青木翔太的时候,他正跟他一群狐朋狗友在酒吧里喝得烂醉,泷谷源治二话不说就冲过去把他从吧台上揪了下来,眼神不善地看了两眼一旁的小弟,把他从酒吧里直直地拖到了接到上面,照着他的肚子就是一脚。


还在酒吧里的小弟们终于反应了过来,冲过去想把正暴打青木翔太的泷谷源治给拉下来,不过佐野泉并没有让他们得逞,他虽然从来没有打过群架,但有些事情是不用学的。


场面一时间混乱不堪,即使有佐野泉的帮忙,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只凭他们两个人还是会有些吃力,两个人脸上身上不出意外地都挂了彩。


最后是泷谷源治拖着青木翔太前行了十多米,那不要命的样子把那一群本就不怎么死忠的小弟给唬住了,只有佐野泉注意到了他有些颤抖的双腿。


他站在他们前面,面无表情地盯着那群人,虽然他的身手真的很一般,但气势不能输。


最后,是一个稍微理智一点的少年走出去从泷谷源治手里接过了青木翔太,撂下一句:“你们给我等着!”的话就带着青木翔太离开了。


等他们完全离开后,泷谷源治和佐野泉两个人瞬间瘫在了地上,佐野泉抹掉嘴角的血,他看着帮他们抵挡了大部分攻击的泷谷源治,说了一句:“谢谢。”


“我一开始还以为你会先走。”泷谷源治不顾佐野泉射过来的眼刀自顾自继续说:“没想到你还挺像个男人的。”


“废话!”佐野泉翻着白眼就这样不顾形象地躺在了街上,“我本来就是男人。”而且为了中津秀一,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TBC

评论

热度(91)

  1. 油桃soawkward 转载了此文字
    博主文笔太好,我决定还是等这篇文章全部完结之后一起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