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桃

本命珍妮和建国,旬斗头顶青天!圈子大约是
SPN/SD/J2/AM/DH……总之欧美和日剧同好都快来勾搭吧嘤嘤嘤!。゚(゚^艸^゚)゚。

【泉秀】其实(一发完,小甜饼)

mark

荠麦青青:

写在前面的话:


我真的超喜欢小栗先生的《世界奇妙物语》啊,但是全片都没出现名字好可惜。


欢迎指正。


 


(一)


中津秀一的人生理想有很多,诸如,成为一位像马拉多纳一样的足球运动员,或者成为像木村一样激励人心的偶像明星,啊,他把脸深深埋在枕头里,为什么我要成为幼儿园老师啊,这世界上还有比幼师更不利于男子气概的职业吗,


中津每天都是第一个来到幼儿园,他穿上浅蓝色的围裙,将教室的窗子一扇又一扇推开,他最近将头发染回黑色,剪成更加清爽的短发,卸掉了大学时代打在右耳耳骨上的耳钉,他将耳机音量调小,跪在地板上仔仔细细地清理,白色的窗帘被风吹的呼啦啦作响。


他擦上到图书室的时候停了下来。


图书室的墙壁上悬挂着各种各样的画框,画的很好的水彩葵花,笔触稚嫩的水墨画,小汽车,深海,房子,青草地,母亲,有的画纸被各种绚丽的色块挤得满满的,有的画纸只有简洁寥寥数笔,但中津最喜欢的其实是很不好看的一张画作,整张纸用天蓝色的蜡笔胡乱的涂满了,在落拓不羁的天蓝色下有黄色的斑点,一个火柴人站在像是两根筷子形状的梯子上,下面写着:秀一,有空一起摘星星去吧。


他将那张画重新挂回墙上去,用纸巾擦拭掉了边角的浮灰,他还记得段野升上小学前来上课的最后一天。他就像是最终也什么都没说,就像是个跟屁虫一样跟了他一整天,午睡期间他也不肯老老实实地闭上眼睛,他的视线黏在整理玩具的中津身上,当中津回头看他的时候,他立刻别过头去。


中津将熊娃娃塞到他的被子里,然后轻轻地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小脑袋,“段野君快点睡觉啦。”


“我不在的时候,班里其他小孩子欺负你怎么办呢?”


‘诶?“


”你这个傻瓜一定应付不来的!“段野气呼呼地翻过身去再也不说话了。当妈妈牵着他离开时,他走上几步就回头张望,对中津皱着眉头,一副你这个家伙不努力绝对不行啊的老成表情。


好啊,一起摘星星去吧。中津双手放在嘴边喊了出来,然后卖力地冲脸颊通红的段野挥手。


傻瓜就是傻瓜。段野想道,真是轻浮的男人,秘密约会怎么能够说出来啊。


 


(二)


幼儿园里今天来了一位新同学,他的个头很矮,眼皮双的十分厉害,他被强行拖进幼儿园里,期间他一直用脚踢拉着他的高个子男人的小腿。


看上去就好痛!


高个子男人对中津微微鞠了一躬,”我弟弟就拜托给你了,喂,源治,快来见你的新老师!“


新-老师吗?


“这个孩子有点顽皮,”男人干净利落地扯住准备逃跑的男孩的套头帽,”还请老师多多费心。“


 


今天简直是中津入职以来最闹心的一天,日向彻一反常态的没有臭屁地使唤他(”喂,中津快去给我削个苹果!“”哈哈哈,傻瓜中津不能一次不断的削啊。“)。


当时,伟大的艺术家日向正在专心致志地用积木搭设宫殿,期间他一直喊道,”中津,递给我粉色的那个圆形石块。“


什么石块啊。中津嘟囔道,三郎一直枕在他的膝盖上睡觉,口水把中津的围裙浸湿了一小片。


”中津老师,我们一起出去踢球吧。“新一在教室另一头喊了一嗓子。


就在这时惨剧发生了。


日向已经将积木垒到了和他身高一致的高度,他踮着脚尖伸长手臂,颤颤巍巍的试图将最后一块三角形放在最顶端,在教室里跑来跑去的源治正好撞了过来。


咣咣。


源治倒下时灵敏的将双手撑在中津脸颊两侧,他的膝盖刚好抵在中津的胸膛上,中津立刻痛的皱起眉毛来,三郎还枕着他的大腿睡得很香。


辟辟哔啪。


积木山倒塌下来砸在叠在一起的中津和源治的身上。源治自以为非常帅气的保持了撑地的姿势,积木统统砸在了他的脊背之上。


”没事吧,源治!三郎!“中津慌慌张张地摸着源治的头说道。源治立刻比出大拇指来,”完全没问题哦,小美人。“


诶?


诶?


日向彻愣了将近一分钟,然后他用力地将手里的三角形积木向源治恶狠狠丢过去,然后哇的一声哭起来了。中津连忙站了起来,咣!


三郎的头磕在了地板上。


哇!三郎开始哭了


中津一手拉着痛哭流涕的日向,一手抓住试图用脚踹日向的源治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三)


佐野来接源治回家。源治趴在他的脊背上,两只腿不安分的晃来晃去。


哥哥。


恩?


你为什么还不结婚呢。


不知道啊。


源治提起精神头来,他趴在佐野的耳边说道,”有个人非常称哥哥,真的,职业也好,脸也好,你们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谁啊。


中津老师!


佐野没有出声,夕阳下两人的影子被拖的很长很长。


 


(四)


 


佐野先生最近频繁的出现在幼儿园门前,他每次来穿的衣服、用的香水都完全不一样,有时候是画着骷髅的朋克T恤,有的时候是熨的笔挺的黑色正装,有的时候是海军衫。


每次来接源治的时候他都默默地向中津鞠躬,然后说上一句,”源治没给您添麻烦吧。“他的眼睛总是含笑的,温润的,就像是四月的春风。


啊,没有没有。


他们渐渐能随意聊上几句,一开始是天气真好的废话,然后是经济不景气之类的常见言论,最近开始讨论厨艺和足球,每次离开时佐野总是问上一句,今天我的衣服还可以吗。


这要怎么回答呢?中津在心里想道,对衣服有点执着过头了吧,如果我说不好,下次也许穿来更加糟糕的东西啊。


很称你哦。中津笑着说道。


 


他们开始去了很多地方,一开始是和一群朋友一起喝酒,醉醺醺的时候就去KTV唱歌,然后变成两个人一起去吃拉面,这也是很正常的啊,中津想道,我们的口味特别合,都喜欢大份芥末,但其实,佐野每次都痛苦的回家灌下胃药。


然后他们开始一同看恐怖电影,佐野总是白着脸说好看,另一边兴奋的讨论剧情中津先生完全没有注意到。


他们开始频繁的打电话,有时候只是说上一句晚安就草草收线,有时候却要谈上几个小时,直到天色发亮。


 


情人节。


中津收到了一枚男士戒指,戒指设计的非常简洁,他对着阳光看向戒指反面,只见刻着泉和秀一的大写首字母,它被草草包在糖纸里塞在中津的办公室抽屉里,旁边还有一张纸条:爱的礼物——佐野泉。他情不自禁地傻笑起来,然后将戒指悄悄地套在无名指上。


啊呀。


从来没有牵过手指,为什么佐野先生选的尺码刚刚好呢。


中津回过头去,正好看见源治双手扒着门缝只露出一对小眼睛来。他发出桀桀的怪笑风一般的跑掉了。中津慌里慌张地将戒指放了回去,好像做了什么天大的坏事一样。


 


弹钢琴的中津时不时的走神,他连着弹错了七八个音符,被新一指出一定是有了不为人知的新恋情,没有哦,什么啊,中津的手指更加颤抖了。


 


佐野来接源治的时候,他一边装作看天,一边将糖纸递过去,”源治开了个玩笑,这个一定很贵重啊。“


佐野今天穿着简洁的黑色衬衫,他和中津背着一样的背包,带着中津送他的大了两个尺码的帽子低下头去,他悄悄地看了眼记在手心里的小抄,结果发现因为全是汗,小抄早就模糊成一个个黑团了。


”就是给你了。“他嘟囔道。


什么啊。中津想道。


 


源治在佐野怀里睡的半梦半醒,他眯起眼睛,正好看见夕阳下哥哥身旁微笑的中津老师。


他的无名指上,有一枚闪闪发亮的戒指。


 


———————fin___________________-


 其实我不是个幼师,我只是个恋爱的傻瓜啊。中津说道。


 


 


 

评论

热度(121)

  1. 油桃I S A K 转载了此文字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