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桃

本命珍妮和建国,旬斗头顶青天!圈子大约是
SPN/SD/J2/AM/DH……总之欧美和日剧同好都快来勾搭吧嘤嘤嘤!。゚(゚^艸^゚)゚。

【旬斗】《无处可逃》番外-献给亲爱的生田斗真 1-25 [待续]

无处可逃系列真是我目前看到的最好的旬斗rps了

soawkward:

又名:深海里。


温馨提示:所有rps都是AU。


前文《无处可逃》是斗真视角,番外是小栗旬的视角。《无处可逃》1-23戳我。 24-43戳我。


请配合BGM食用(听歌要戳到我的捞粉条里面):





1.


生田斗真对我们的小栗旬先生来说是一颗糖,是一颗透明的玻璃糖,将那一层薄薄的玻璃糖衣化开,就会只剩下浓浓的甜。


生田斗真,从第一个假名开始到中间的长音再到最后一个音节的结束,每一次小栗旬念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嘴巴里都会涌出满满的甜,每一次想到叫这个名字的他的时候,心脏都像是掉进了一个五颜六色的糖果盒子里,被挤满了甜味的空气包裹住,一下一下地跳动,带起的甜会从血管里窜到全身,他是那么爱他。


如果不是生田斗真的出现,我们的小栗旬先生已经快记不起来小时候嗜好甜食的自己是有多么爱吃糖了。


而对小栗旬来说,斗真的出现是那样刚刚好,永远刚刚好,从第一次到每一次都刚好,就算是过了八年都没能从那张倔强的嘴巴里说出来的我爱你都不会晚,一切都是那么刚好。


因为我们的小栗旬先生知道他不过只是用他剩下的一生等了八年而已,跟他余下的一辈子比起来,八年真的很短,根本就不算什么。


说起跟斗真的初遇其实并不是那么特别,小栗旬还没睡醒就被经纪人不停地催促要快点到花样男子片场,小栗旬随便扯了一件洗到发白的牛仔裤,直到坐上车自己的裤子被扯到什么的时候他才发现那裤子上还挂了条奇怪的链子,他晃了晃自己的腿,老天,这声音真的好烦啊,虽然这样想着,但小栗旬先生已经没时间去换衣服了。


刚到片场的时候小栗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跟松本润聊着天被长长的头发遮住了眼睛的男生,他看了两眼想看清楚他的脸,可惜隔得有点远所以他只注意到那个男生有一个高挺的鼻梁,小栗旬一边好奇一边跟片场的家伙们打了个响亮的招呼。


但好像有些事真的就是命中注定,比如那个男孩撩起头发的那双白皙修长的左手;比如他扫过小栗旬的那双装着整个银河系的眼睛;比如松本润被化妆师叫离后他有点不知所措皱起的眉毛和无意识地搓着自己膝盖的手;比如他就这样闯进了小栗旬的世界,带着香甜的气息和小栗旬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小栗旬现在想起来都觉得那个时候自己能一眼就发现在一群人当中静静地坐着轻轻皱起眉毛沉默不语的生田斗真,对自己来说就是一个奇迹,好像他们注定了就应该相遇一样,像一本会被很多人读到的爱情小说或者看到的爱情电影。


 


2.


他们会有一个淡淡的开头:镜头从小栗旬先生进门开始摇过去画面上跃入斗真的脸,take到松本润的离开,然后滑过小栗旬先生端着咖啡的手和有些睁不开的眼睛,接着那双眼睛里会跳进一双很亮的眼睛和一张漂亮的脸,这时候大家会看到小栗旬先生表现出舌头被烫到的样子和他有点惊讶地捏住咖啡杯的手指,然后他动了,放下咖啡杯走到导演那里说了些什么,犹豫了一下将双手握成拳头朝那个有着好看脸庞的男孩走过去,不过亲爱的读者或者观众,千万不要认为小栗旬先生这样是要过去找茬,其实他只是在给自己打气而已。我们这时候应该要为他加油然后鼓鼓掌才行,也许我们还能听到他发白的裤子上那条不老实的链子发出的哗哗响声,但小栗旬先生自己应该是听不见的,因为现在整个世界在此时此刻的小栗旬先生眼里,只有他。


那个他刚刚知道名字的男孩,生田斗真


“你好,我叫小栗旬,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也许我们听不出来小栗旬先生说这话的时候差点咬到舌头,我们也不知道他其实有点懊恼自己为什么要问后半句,不过不管了,因为我们的小栗旬先生说出的话已经收不回来了不是吗?


哦对了,这里我们还应该为他们播放一首小栗旬先生很喜欢的,并不激昂澎湃的巴赫第一号无伴奏大提琴组曲作为背景音乐,这样配在一起就是他认为的还算不错开场了,当然,如果能去掉那条会哗哗作响的链子,我们的小栗旬先生会更满意的。


 


3.


小栗旬看过好多部爱情电影也在演戏的说过好多句深情的表白,但是他知道爱情这种东西是不用去学习的,因为他在还不算太懂这种东西的时候就遇到了生田斗真,从那一天开始,小栗旬就知道他已经拥有了爱情这个很奇妙的东西。


而且我们的小栗旬先生还知道,遇到斗真就是他用余下一生来倒计时一份爱情的开始。


 


4.


“你好,我叫小栗旬,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小栗旬的手还是握得很紧,他想如果这是一部浪漫的爱情电影就好了,这样他和这个叫生田斗真的男孩儿就能按照写好的剧本走下去,他也许会笑着回答他,“你好,小栗旬先生,我叫生田斗真。”然后他会让出身边的位置让他坐上去,随后他们会相谈甚欢,从花样男子这部电视剧开始聊,聊到他的年纪和他的公司,聊他早期刚出道的时候发生的趣事,也许还能听他说说对这个角色的心得然后期待一下以后的合作。


但他们不是在拍电影,也不是某位写小说的作者笔下的两个注定要相爱的人物,所以他的生田斗真只是轻轻地皱起眉毛然后又慢慢松开看着他做自我介绍,小栗旬还是坐到了他的身边,只是他们并没有一直聊天也没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他们的肩膀有的时候会碰到一起然后分开,他只是生疏地回应着自己的一些慰问,小栗旬在他身边不太敢大声说话,他还有点害怕男孩会不喜欢自己这条轻佻的链子,小栗旬一直笑着,因为他想到有人告诉过他自己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挺严肃的,我们的小栗旬先生一点都不希望斗真认为自己是个可怕的人。


在并不理想的谈话结束的时候,他还是找他要到了电话,这算是这个谈话里发生的最美好的一件事。


 


5.


说实话小栗旬跟生田斗真打完招呼的那天晚上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他既处于极度兴奋里又没忽略那若隐若现的自我厌弃,才过了不到十个小时而已小栗旬先生其实已经忘了自己说了什么了,大概是一些非常不重要特别没有营养的问候,小栗旬想着如果能让他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问那一句我可以坐在你身边吗,他也特别肯定自己一定能想出一百个比今天白天发生的更好的初遇和开场白,最好是像一部浪漫的爱情电影。


他们会有灿烂的阳光和一个露天咖啡厅,男孩儿会抱着一只可爱的小狗在报纸上做着数独,对,就是数独。别问我们的小栗旬先生为什么会这样想,但他就是觉得那游戏适合那个叫生田斗真的大男孩儿。


他也许会坐在他旁边的那桌,点了一杯不加糖的黑咖啡,那斗真呢?他应该会喝双倍糖的卡布基诺,跟他的人一样那么甜。然后他会咬住他那根铅笔苦恼下一个空格里应该填什么才是对的,这个时候小栗旬会从自己的椅子上抽身离开,走到店里去点上一块樱桃蛋糕,经过男孩儿的时候那条小狗会冲他手上的蛋糕叫两声,他就会低下头去看那张报纸,斗真也会因为小狗的叫声抬起头,这样他就能看到端着蛋糕的自己,男孩儿眼睛会亮起来,因为他也非常喜欢吃这个。


他们会对视两秒,先移开眼睛的人肯定会是自己,因为他撞进那个亮亮的眼睛的时候肯定就跟今天一样坠入了爱河,他先开口告诉他:“我也很喜欢数独呢,只是不太擅长。”没错,我们的小栗旬先生在撒谎,他根本就不会做什么数独也不喜欢这个,他只是在找一个跟男孩儿搭话的借口,然后他放下手里的樱桃蛋糕,那只小狗会汪汪地叫着扑上去,那男孩儿会说:“不好意思先生,蛋糕···”他会笑着说:“没关系,这是我请这只可爱的小狗的。”


他能预料到男孩儿会腼腆地笑,然后拉开一点身边的椅子示意他坐下,“您不是也喜欢数独吗?要一起试试吗?正好我有点卡住了呢。”我们的小栗旬先生肯定会欣然接受,不过他的注意力不会在报纸里的游戏上,也不在那条可爱的小狗上,而是在那男孩儿那张被灿烂的阳光照着的笑脸上,明亮得让他完全移不开眼睛。


这时候我们的小栗旬先生就开口告诉那男孩儿,“你好,我叫小栗旬。”那男孩儿肯定不会像今天那样再皱眉了,他一定也会开心地回应他:“你好,我叫生田斗真。”


没错,这样才是我们的小栗旬先生认为的最完美的初遇,是不是太浪漫了一点?是不是太像一部拥有着Happy Ending的爱情电影?但没办法,谁让我们的小栗旬先生其实就是一个无药可救的浪漫主义者呢?


可惜今天的小栗旬先生并不顺利,他说出的话大多数都没有经过大脑,他太过小心翼翼,也许还有点疏离,其实小栗旬想,其他的都还算凑合,只是他觉得自己应该在早上出门前就算冒着迟到半个小时的风险也要去换身衣服才行,再不济把那条很吵的链子给拆了也是好的。


 


6.


没错,我们的小栗旬先生是个酒鬼,酒量还不错那种,不过他已经忘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少会喝醉了,不过有那么一次,小栗旬一直都记得那个电话,从斗真开口说的第一声“你好”到最后那句“再见”,我们的小栗旬先生都没有忘记,即使过了八年多,他还是会惊讶自己明明连早上用的须后水放在左边还是被斗真收进了柜子这种事都没印象但他却忘不掉那个那个趁着喝高的酒劲儿和知道要跟斗真合作一部电视剧的兴奋劲儿打过去的那个电话。


那是我们的小栗旬先生第一次觉得,原来醉酒的感觉也能这么清晰,他握着手机的手冒出细密的汗珠而且还有点发抖,我们的小栗旬先生上一秒还在说:“你好,生田君,不知道你知道吗?我们马上就要合作了呢。”下一秒就已经把他说的东西全部都忘记了,干干净净,一点痕迹都不剩地忘记了。


小栗旬挂掉电话后,胸腔里的那颗小小的肉团一直强有力地“砰砰砰”不停地跳,酒精从太阳穴冲到眼睛里,他咧开嘴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看着身边的高中同学问了一句:“怎么办?我觉得他好像有点不开心了,怎么办?”


小栗旬先生甚至还记得那个家伙非常不客气地推了一把自己的脑袋,笑着说:“那就去道歉咯。”


道歉啊,小栗旬想了想,还是不要了,这样多生疏啊,他直觉自己能想到更好的办法,对,更好的,一举两得的那种。


小栗旬先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扮演某个一根筋的热血笨蛋久了,连自己都变得有些不会思考了吧,他就这样吻上了跟他并肩走在一起的生田斗真。


那时候斗真抬起头问我们的小栗旬先生还有多久到他的车,那时候斗真还叫他小栗旬君,而小栗旬先生也只敢叫他生田君。


但我们的小栗旬先生就是感觉很不对劲,一切都很不对劲。


他们走的这条被昏黄路灯照着还依旧黑漆漆的小路不对劲;离他的那辆白色的越野车还有一百多米的距离不对劲;斗真左手边那面凹凸不平的墙壁不对劲;斗真带着敬语和尊称的问话也那么不对劲。


小栗旬低下头去看那个走在他身边的大男孩儿,他的头发跟他的角色一样灿烂,比小栗旬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颜色更亮一点,他的鼻子还是那样高挺,然后他看着的男孩儿抬起头看着他,他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他想伸手去按一下那个川字型的眉头,他圆圆的眼睛里带着的星星就这样照进了自己的。


那里面拥有的星光是这条黑暗的街道里唯一的亮。


尽管周围的空气里带着水雾;尽管男孩儿还叫他小栗旬君;尽管他们还不太熟悉;尽管他知道他还有点讨厌他;但是我们的小栗旬先生失控了,像他饰演的那个热血高中生一样失控了,一句多余的话都说不出口,小栗旬一把抓住男孩儿的衣襟把他扯到了自己跟前,他张了张嘴吧,小栗旬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算了,这种时候还管那些无聊的事情干什么,他现在只要去吻这个他拽过来的男孩儿就够了。


小栗旬揽住了斗真的腰,低下头咬了一下男孩儿的嘴唇,我们的小栗旬先生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小栗旬先生还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只要去吻这个叫生田斗真的男孩儿就够了,其他的一切都是多余的。


斗真那好看的鼻子里发出的一声闷哼是多余的;斗真有些站不稳往后退的脚步是多余的,因为小栗旬先生已经抱住了斗真精瘦的腰;空气里潮湿的树叶清香和那面粗糙的墙壁是多余的;就连那颗从树叶上滴到斗真的鼻梁上滑到他们的唇缝里的水珠都是多余的。


小栗旬先生放开了男孩儿的嘴巴,用自己的额头抵住那个甜蜜的男孩儿的额头,他说:“甜的。”


所以斗真你知道吗?你真的是甜的呢,跟我想象中的你完全一样,带着樱桃的甜和橙子的清香,哦对了别忘了还有蓝莓的些许酸,所以斗真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你呢。


 


7.


小栗旬从来不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能像这样每天都处于喝了点小酒有点微醺的状态,他看着斗真发呆的侧脸会想笑;他看斗真念台词的嘴唇心脏会跳得异常快;他看斗真翻动剧本的手指会想把它们抓过来握在自己的手里。


小栗旬想,那感觉一定很好,不会像小时候牵过的姐姐的那双手一样柔软;也不像父亲的那双手那样有力还带点薄茧那样粗糙;也肯定不是哥哥那双运动过后的双手总是带着讨厌的潮湿;应该会像妈妈的那样,有点儿暖还很细腻。


小栗旬先生想,他会轻轻一捏,捏到他凸起的骨节,然后指腹可能会蹭到他中指上带着的银色戒指,还有他们双手交握的时候他会遇到那个小小的会让他心头酥麻的小茧,这一切的想象都是那么美妙,可我们的小栗旬先生又知道,当他真正握住那双手的时候,这一切美妙的想象又是完全不够的。


“当然是不够的,因为我的斗真是那么得,那么得讨人喜欢。”


天呐,让我们为词穷的小栗旬先生扼腕叹息一下吧,他真的是太喜欢太喜欢那个叫生田斗真的大男孩儿了,大脑里的词汇库都快用完了呢,也许就算全部用光了我们的小栗旬先生可能还是找不到一个最贴切的形容词来告诉我们他最爱的那个亲爱的甜蜜男孩儿到底有多完美到超越了一切美好的想象。


我们的小栗旬先生其实也苦恼过,他觉得自己好像永远都猜不透斗真在想什么,他把斗真扯进更衣室里交换一个快速又甜蜜的亲吻的时候男孩儿从来不会推开自己;他邀请斗真一起去某个他很熟悉的居酒屋里喝酒聊天的时候,男孩儿永远都乖乖地跟在自己身后;斗真明明还会等到所有人都走光了轻轻地把装作喝醉的自己架在肩膀上;但他好像从来都猜不到那男孩儿到底在想什么,小栗旬先生感觉自己像在做一个游戏,很危险的那种游戏,他要先走出一步后还得计划好下一步,但他的对手,那个他喜欢得不得了的男孩儿却永远不会按常理出牌。


这让我们的小栗旬先生非常苦恼。


 


8.


小栗旬很喜欢看《EdwardScissorhands》,有多喜欢呢?他曾经想过如果自己如果是那个有着剪刀手不能拥抱心爱的女主角的爱德华应该也不错,是不是很可笑?哪有人会这样想,哪有人会想拥有这样无法触碰的爱情?但他就是这样一个傻瓜,希望得厉害。


偷偷告诉大家,我们的小栗旬先生啊,无论看多少次那电影,他都会在Johnny说出那句:I can't 的时候哭出声音呢。


我们的小栗旬先生在不知道多少次重温这部电影的时候哭得一塌糊涂,他想那个时候斗真看自己的眼神肯定特别像在看一只丢掉了心爱的玩具的大型犬,而且斗真你知道吗?我真的好喜欢你那个眼神,好像你的整个世界都只剩我小栗旬一个人了,你宠爱的是小栗旬;让你无奈的是小栗旬;惹你生气的是小栗旬;使你开心愉快笑出声的那个人还是小栗旬。


你的一切都是因为小栗旬,都因为我。你像只有用一座孤堡的爱德华。那是小栗旬先生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是那么自私,原来爱情这玩意儿是这样没道理又有点恐怖的。


小栗旬先生遇到他最最亲爱的生田斗真之前,认为爱情应该像他国中的时候对待那个他暗恋的小女孩那样,有点儿矜持,小女孩说一句谢谢你我们十多岁的小栗旬先生都会脸红半天。但是当他遇到了他最最亲爱的生田斗真的时候,小栗旬先生才明白,原来爱情这东西啊,真的是很没有道理,甚至还很固执无畏,甚至还带点儿疯狂。


原来不把他抱在怀里是不会满足的;原来不亲吻他是会令人想念的;原来不看着他的眼睛,自己心情都是暗的,像某个下过雨的午后会带着令小栗旬先生特别讨厌的灰色;而我们的小栗旬先生真的很讨厌下雨天。


而且遇到生田斗真后小栗旬先生还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个最甜蜜最可爱最亲爱的男孩儿的出现照亮了他的整个世界。


小栗旬先生还说:“真的一点儿都不夸张,斗真就静静地站在那里发呆就够了,我就这样看着他就知道我有多爱他了。”


看呐,我们的小栗旬先生已经爱傻了呢。


 


9.


可不是吗?如果我们的小栗旬先生没有爱傻了爱惨了他最最亲爱的生田斗真的话,他怎么会连一句“我爱你”都忘了说呢?


也许小栗旬先生会反驳我们:“什么叫忘了!我只是,只是在等而已。”


好吧,让我们再承认一件事,我们的小栗旬先生不仅是个爱哭鬼,还是个胆小鬼呢。


但小栗旬先生等了多久呢?这个如果用秒来计算的话应该是数不过来的,那小时呢?唔,大概也挺困难的,所以让我们跳过日和月,直接数到用三百多天做单位的记数用的年吧,哦,让我们仔细算一算吧,原来我们的小栗旬先生等了八年这么久呢。


但别忘了,小栗旬先生会再次反驳我们的,他会告诉我们:“八年哪里长了?我跟斗真在一起的每一秒都显得那么短!每一秒都不够好吗?”


是啊,每一秒都是不够的,所以我们的小栗旬先生肯定是很爱很爱他最最亲爱的生田斗真的,所以也让我们继续跟小栗旬先生一起等过这八年吧。


 


10.


花君拍摄结束后,小栗旬转身就投入了愈发忙碌的日常里,他知道斗真也一样会更加忙碌,但他还是锲而不舍地每天都跟他的斗真发邮件,大多数都是很无聊的,比如他今天吃了一个很难吃的咖喱面包;合作的某位前辈夸了他刚才那个眼神非常到位;告诉斗真他看到了一只特别像他的小猫。不过小栗旬先生想,斗真可比这只小猫可爱多了。


没错,就是可爱,该死得可爱又该死得诱人,小栗旬是那么想他。虽然发出去的邮件大多数都没有回应,不过小栗旬知道斗真肯定看到了,非常肯定的,因为小栗旬先生的生田斗真就是个非常口是心非的小家伙啊。


他们的浪漫史开始于一条很普通的邮件,小栗旬先生坚持这是一段非常甜蜜的罗曼史,所以我们也没办法说绝对不浪漫不是吗?因为他是真的是很任性的。


他说:好讨厌下雨天啊,但是要是斗真喜欢的话,我也会喜欢的,还有还有,昨天晚上KG表现得好得犯规啊!


像往常一样,小栗旬把手机放到口袋里,带着点忐忑和认命一样等着可能依旧不会来的回复,小栗旬等了很久,跟平时每一封发出去的邮件一样,小栗旬已经等到他觉得斗真不会回复自己了。他起身端回来一杯咖啡,其实我们的小栗旬先生最不能接受的是他的斗真竟然不喜欢Kevin Garnett!不应该啊。


就这样想着,他的手机震了一下。


Jesus Christ!小栗旬先生发誓,如果现在有一个神父站在他的面前,他肯定会立刻信奉基督教,因为这实在是太像是他的祈祷被上帝听到了的结果。


他那总是一潭死水的手机里终于迎来了一封邮件,一封他最爱的斗真告诉他,他们有了共同讨厌的下雨天和让他们同样都很喜欢Kevin Garnett的邮件。


这真的是个值得庆祝的事情,不是吗?所以在他刚刚写好:斗真我们晚上一起去喝酒吗?正准备发送出去的下一秒,他亲爱的男孩儿已经替他写好了。


他的斗真说:旬君,晚上一起去喝酒吧。


老天,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你会是有多爱我啊,小栗旬像个傻瓜一样抱着手机笑出声,离他最近的化妆师笑着问了一句:“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小栗旬把手机收进口袋,举起手中的咖啡杯对着那个化妆师说:“因为我终于有用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了啊。”对,一部很浪漫的爱情电影,而且是拥有Happy Ending的那种哦。


“什么嘛,小栗旬先生不是已经演了好多部电影了吗?”


小栗旬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意义不一样啊。”


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我们的小栗旬先生是多么想告诉全世界的人:“我恋爱了!我小栗旬跟我最爱的生田斗真!恋爱了!”


 


11.


如果有人笑话小栗旬先生总是手机不离身的话,我们的小栗旬先生大概是会恼羞成怒的,当然,他肯定只会在心里狠狠地吐槽一遍:你们懂什么?!然后微笑着说:“啊哈哈,我习惯了啊,你知道,总有人会发邮件过来的。”


其实并没有什么人会一刻不停地给小栗旬发邮件,邮件里也不会出现什么比今天午饭吃了什么,今天出门又忘了带雨伞或者喷了两滴新买的香水这样更有营养的对话,但小栗旬就是时时刻刻都要把手机放在身边,时不时拿出来看看,有的时候对着手机屏幕微笑的模样总能让片场的小丫头们窃窃私语,猜测小栗旬先生是不是又陷入了爱河什么的。


她们完全猜对了,我们的小栗旬先生就是陷入了恋爱的怪圈里,咦?而且好奇怪,他好像有点出不来了怎么办?


小栗旬先生怎么样也无法停止透过自己的手机去爱手机另一端那个总是单手托住脸用他可爱的大拇指去刷屏幕然后噼里啪啦地敲打按键的手机主人,那个叫生田斗真的男孩儿。他一直都在等待那封不知道什么会发过来的重要邮件,害怕错过那个好像自己一不留神就会从身边逃走的邮件主人。


至于那封重要的邮件是什么内容呢?小栗旬先生有想过很多种呢。比如斗真会突然告诉自己他心情不太好;告诉他想丢掉那条颜色不好看的围巾或者想好好珍惜那双牛津皮鞋;谈一下他还是个小小的少年的时候,他还不认识自己的时候跟公司那群好友里聊过那个可爱的小女生;如果以上这些都没有,好吧,小栗旬先生妥协,其实跟自己说一下他最近读过的那本侦探小说和看过的那部恐怖电影也好;well,小栗旬先生想,这些全部都不用说也是可以的,他只是想知道一件事罢了。


“呐,斗真,今天的你有想我吗?”


如果我们的小栗旬先生不是个胆小鬼,不是那么害怕他最爱的人会从他身边逃离,他也许就能坦率地把这句话问出来了吧。


有时候小栗旬觉得自己像一条活在生田斗真那家伙剃刀下面的一条鱼,随着他的心情开口呼吸,老天,这让小栗旬想到了那条被幼稚的他们叫做旬酱的黑色小金鱼,这感觉好像并不是特别好。


小栗旬知道,他自己从来都不是这段relationship的主宰者,为什么要用relationship?因为他们像在恋爱但并不是,他们只是从太阳下一直纠缠到深海连月光都照不进去的幽暗里;他们像是深爱彼此;甚至像是离开了对方就活不下去,斗真对他来说即像是一把刀又像是一汪水,但这些都只是好像而已。


小栗旬转着手里的手机,即使是昨晚刚道过晚安,他知道斗真昨天中午吃过什么,可是小栗旬还是猜不透斗真到底在想什么,有些事被斗真藏得很深很深,被埋了起来,好像只有扒开他的心脏才能看个明白,了解个透彻,可小栗旬怎么舍得这样做?没错,他们喝酒聊天滚上床做爱发泄欲望,但小栗旬先生却根本不知道那个主宰了他一切的犹如他世界里的造物主一样的生田斗真到底在想什么,这样是不是很可笑?


他明明那么疯狂地爱着他,却不敢开口问一句:你爱我吗?小栗旬用力地抓着那个手机,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自我厌弃,“小栗旬,你他妈就是一个懦夫!”


 


12.


在某个世界里,有一个叫小栗旬的笨蛋,他只爱生田斗真。


他会抱着一堆不同品牌的鱼食敲开他爱着的斗真的公寓大门,然后对着他爱的人笑得特别特别傻,虽然这个叫小栗旬的笨蛋连斗真在想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完全拥有过这个他深爱的男人,但他真的很努力呢,很努力在试着靠近他,像个漂浮在深海里的遇难者努力地去朝那个看起来并不远的救生圈游去那样拼命,小栗旬先生知道,他最爱最爱的那个叫生田斗真的男人会是他全部的救赎。


所以小栗旬先生真的只爱生田斗真,很爱很爱他。


他爱他对着不同颜色的同一款鞋子皱眉的样子;他爱他大雪纷飞还会穿九分裤露出的那一截通红的脚踝;他爱他咬开那个焦糖苹果伸出去想接住碎屑的手;他爱他笑起来若隐若现的小尖牙;他爱他睡在他怀里背脊那根骨头抵住自己胸口的硬度;他爱他触碰嘴唇从舌尖发出小栗旬这三个字的声音;他爱他只因为他是生田斗真。




13-14.


看肉戳我。




15.


小栗旬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还没亮,怀里的斗真还睡得很熟,均匀的呼吸声打在他脖子枕着的自己的手臂上,小栗旬笑了笑,用手点了点斗真的鼻尖靠在他的耳朵边上,头发蹭着斗真额头用气声问他:“斗真,过几天我带你去看星星好不好?”


小栗旬又笑了,他知道睡得这么沉的斗真当然不会回答自己,不过此刻我们的小栗旬先生并不知道他会在几年后的某个同样天都没亮的早晨从斗真那里得到这个他曾经以为永远也得不到回答的问题答案。

所以说啊,我们的小栗旬先生真的很傻呢,连他怀里的斗真抖动的睫毛都没有发现,连斗真其实早在十分钟前在他还没睡醒的呼噜声里重新躺回那条手臂的小动作都不知道呢。



16.


如果现在有人硬要小栗旬先生说一个为什么会喜欢生田斗真的理由的话,小栗旬先生可能会皱着眉毛无意识地吸两口空气想很久很久,最后耸耸肩告诉我们:“没有什么理由啊,就是他刚好坐在那里,而我,幸运地发现到了他。”


是不是很巧?爱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的几率对小栗旬先生来说有多大,他思考了一下自己活到25岁前的人生,告诉我们:“是零啊。”但小栗旬先生经过某个晌午过后,那个充斥着咖啡香和阳光的房间,那一张米色的沙发,那一个坐在那张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陌生人,就这样百分之百地成为了小栗旬先生坠入爱河的对象。


小栗旬先生得意地告诉我们:就是这么巧!


小栗旬从来不敢去想没有遇到过生田斗真的人生,但他知道那肯定是不完整的,并不是像灵魂丢了一块少了那么几克的重量;也不是失去了去爱一个人勇气;更不是笑不出最有温度的笑容那样遗憾。


那感觉大概会更像是在某个熬夜看比赛的深夜里会突然觉得他崇拜的Kevin Garnett的运球不再精彩绝伦;也不会再吃到让自己第一时间就想分享给某人的美味咖喱;可能也失去了去陌生地方旅行的意义。


也许,这些都不太准确,小栗旬先生冥思苦想,终于告诉了我们他认为最准确的答案,如果没有遇见过生田斗真,也再也不会有现在的他自己。没错,肯定句,小栗旬先生就是如此笃定,那个爱笑的男孩儿就是他想带到某个色彩缤纷的到游乐园里揽住他的腰跳一曲慢慢的《Hey Jude》的人,如果男孩儿告诉自己不会跳Viennese Waltz,小栗旬会笑着对他说:“没关系,我教你啊。”


小栗旬先生可以握住男孩儿的手,男孩儿或许会不小心踢到自己的皮鞋,然后他可能会低下脖子略带丝歉意和羞涩对自己说:“不好意思”,但小栗旬先生会说他不介意,男孩儿有着好看的眼睛和一双修长的手,他的脖颈上浮着淡淡的透明绒毛,耳根是火烈鸟的羽毛。


 


17.


小栗旬很长时间没见到他的男孩儿,他亲爱的生田斗真,这让在大阪拍戏的小栗旬先生的手机依赖症看起来更严重了,谁让他只能通过那一小块金属才能给他的斗真道一句晚安,或者告诉他今天的大阪烧有多好吃。


小栗旬先生看到那封邮件的时候,他比平时多加了一场哭戏,眼睛还有些肿得睁不开,脸上的粉底被泪水弄得有些不太清爽,但所有的情绪都被来自署名为生田斗真的那封邮件冲散,什么都不剩。


斗真告诉他旬酱死掉了,小栗旬愣了一下,想到那条黑乎乎的小金鱼,他承认他有为他失落了两秒,但那条小金鱼的死不是重点。


斗真告诉他,他今晚有舞台剧,小栗旬知道是那部《Endless SHOCK》,小栗旬前两天还想夸奖他的斗真演得特别好来着呢,但这台剧也不是重点。


斗真告诉他,他有些忘词了而且东京是讨厌的小雨天。


小栗旬感觉此刻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背后一直推他,让握着手机盯着屏幕发呆的他有些站不稳,周围还有坐在监视器前面说着什么的导演和走过来想跟他补妆的小姑娘,小栗旬抬起头,把自己的脚使劲跺了一下,直到脚掌都有些发麻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真的没有做梦。


那个长着雀斑的小姑娘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小栗旬张开手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说:“没事,我,就有些开心。”至于他在开心什么呢,小栗旬真的很想大声说出来,他想说:你们知道吗?斗真跟我谈心了呢,对,是谈心,不是聊天,他现在心情不好而且有些焦虑。


老天,这可真不是什么值得自己开心成这样的事儿,但小栗旬先生止不住笑容,他跑到导演身边,丢下一句我要去东京,很快就回来。他都来不及去看导演和周围的工作人群凝固的表情和那件他早晨带到片场的外套就直接跑了出去。


这感觉真好!


做一个任性的混蛋,有的时候并不是什么特别不好的事情嘛,尤其在小栗旬先生知道他现在手里握着那封邮件是有多么重要的时候,这让其他的一切都变得无关紧要了起来。


小栗旬坐在新干线上的时候脑袋还有点发麻,他看着手机想自己这个时候应该说点什么,其实真的是什么都好,但他就是该死地一个字都想不出来,小栗旬期待着他的斗真会在东京某个舞台的角落里想念一下自己。


东京飘着的雨并不大,但还是沾湿了小栗旬的衬衣和裤脚,还有那双他自己的Zegna皮鞋,小栗旬先生可没有耐心去数自己到底在新干线上待了几个小时,管他是三个小时还是四个小时,打湿了头发还是袖口,小栗旬先生现在着急着去见他的男孩儿,没空在乎这些事。


此刻下着雨的天对小栗旬来说像是根本就不存在,在他收到那封邮件的时候,小栗旬先生就知道,从今往后,即使下雨,他的太阳也不曾远去。




18.


小栗旬找到他的生田斗真的时候,那男孩儿正扶着墙壁捂着自己的肚子,他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他正往慢慢地自己这边走,小栗旬想他应该没有看到自己,他咧开嘴巴笑了笑,从血管里涌出来的一丝期待和焦躁绕住小栗旬的脖子,他的斗真越来越近,他的呼吸就显得愈发困难,小栗旬开始害怕自己给不了他的斗真有用的安慰。


斗真你要是能看到现在的我,就应该知道了吧,真正让小栗旬疯狂的家伙,是你啊。


小栗旬在生田斗真经过这道安全门的时候,抓住他的手臂拖了过来,他想,这可真有够像一部惊悚片的。


他湿透的衬衫贴着生田斗真的后背,应该有点凉,小栗旬伏在他耳边说:“找到你了。”我亲爱的小家伙。


小栗旬用尽了自己的力气抱着怀里的生田斗真,像是要把他揉进自己身体里一样抱着他,他从收到邮件的那一刻就想这样做了。


“我昨天在大阪吃的那个大阪烧真的很好吃。”小栗旬其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让斗真安心一些,他只能把他早在邮件里说过的事情再说一遍,“我前两天在电视里看过你的舞台剧,斗真你的表演真的又进步了好多,你在舞台上笑起来的样子比你看到我还开心呢。”小栗旬怀里的男孩儿被他身上的雨水激地打了个冷颤,他皱了皱鼻子,配着他金色的头发看起来像一只小仓鼠,那真是可爱极了。


“而且没有了旬酱,我们以后可以去养一条秋田犬怎么样?像八公那样又可爱又衷心的怎么样?我们还得给他起个好听的名字呢,不要叫旬酱了,嗯,叫什么比较好呢?“小栗旬不知道他怀里的男孩儿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多少,不过他现在并不是很在乎这个。


小栗旬这个时候莫名想起自己之前最喜欢的那个称呼,他说:顽张れ,私のトマトくん。”


对,小栗旬先生叫他的男孩儿番茄君,因为他的想要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称呼,一个只属于小栗旬的生田斗真,这光是想想就已经十二万分得美好了不是吗?但这个称呼很快就被别人夺走了,是很多人。小栗旬先生感到失望,他是真的很想很想要他的男孩儿拥有一个只属于小栗旬的称呼,这个想法几乎跟他想要拥有一两个只属于小栗旬自己的关于生田斗真的秘密一样强烈了。


不过谁叫他其实跟斗真早就已经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了呢?他们在可是在背地里能从酒桌上一直纠缠到床帏里的两个混蛋啊,而且不管他们在背后怎样过分,做了什么根本算不得是爱情的污糟性事,不管他们彼此把对方涂得多黑染得多脏,在小栗旬先生眼里,他的斗真永远都是他世界里最纯洁的阿尔忒弥斯。


光是抱着他的男孩儿说出这几句话,小栗旬先生就已经够累的了,他的喘息里不包括方才在雨中的奔跑,全都是因为他的男孩儿就在他怀里,小栗旬先生不否认,他有些紧张,带着点儿少男情怀。


“就这个?加油?就只有这个?”


小栗旬先生怀里的男孩儿问他,声音听起来并不是那么慌张,小栗旬先生知道,他那个爱笑的男孩儿又回来了。


“嗯,就这个。”小栗旬用自己已经干了的下巴蹭了蹭斗真的头顶,不知道是自己长了点胡渣的下巴更糟糕还是他烫坏掉的头发更坏一些呢?小栗旬想笑。


“你大老远赶过来就只为了这个?”


小栗旬被他怀里的男孩儿问得有些摸不着头脑,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吗?他倒是想告诉他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挺想留下来看你的舞台剧呢。


“还有给你一个安心的拥抱啊。”小栗旬把他的斗真箍得更紧,他喜欢这样抱着他。


“不对,是湿漉漉的拥抱。”他可爱的男孩儿纠正他,小栗旬先生闷闷地笑了,不管他的斗真说什么,小栗旬先生都是喜欢的。


小栗旬先生的生田斗真永远都是对的,至少在小栗旬先生的世界里就是这样的,我们也完全没办法呢。


 


19.


看肉戳我。




20.


小栗旬看着生田斗真的侧脸想起了他妈妈在他小时候给自己讲过的故事,一个在奇幻的国家里堆挤着狮子铁皮人稻草人还有一个小女孩儿的故事,小栗旬看着斗真的侧脸,真想告诉他的妈妈,他也像那个铁皮人一样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心脏,那颗心脏就叫生田斗真。


小栗旬笑着把斗真的裤子提起来,问他:“我还有十分钟,想听我给你讲个故事吗?”一个关于小栗旬和生田斗真的故事,一个关于我爱着你的故事。


但小栗旬先生的斗真告诉他没有时间了,他从自己手里抽走皮带自己系好,小栗旬有点失望,好吧,小栗旬先生承认不止一点。


他走之前斗真让他路上小心,他张开嘴想说点什么,但斗真已经转身离开了,他的背影看起来有些慌张,但可能是腿软的关系,他走得并不快,小栗旬想如果他现在叫住斗真,告诉他自己有多么爱他,他会相信吗?会开心感动还是觉得苦恼烦闷?他不知道,小栗旬发现,就算他的斗真告诉自己他有多讨厌下雨天今天他的心情有多糟糕,但是他还是没办法走近他的身边抓住他的心。


小栗旬就一直这样看着他的心脏从他的胸腔里离开,推开那扇门,然后把自己的生命与他隔离在一扇安全门内外,小栗旬突然有点想哭,他抬手捂住自己的胸口,“怎么办?明明你都走了,为什么还会疼?”小栗旬不知道自己在问谁,他的斗真带着他胸腔里的那块肉离开了,安全通道里除了自己空无一人。


如果可以的话,小栗旬很想留在这里看斗真上台,声情并茂地念几句台词,他可以跟所有来看舞台剧的观众一样看着他笑或者赞叹,他也可以跟无视其他所有的人的好奇打量的目光使劲鼓掌把手掌拍痛,但这些都只是如果罢了。


 


21.


小栗旬回到片场的时候不出意外地被骂惨了,如果不是他平时人缘极好,这个时候他早就被媒体写成了不负责任又爱耍大牌的混蛋了吧,小栗旬其实并不否认混蛋这一说法,仔细想想还挺贴切的不是吗?当然,这还要带上他的生田斗真,小栗旬先生坚信自己变成个大混球有一半的原因都是因为爱上了他,把所有的任性妄为都用在了跟他说一句加油上,连个爱字都没说出来,小栗旬先生突然对自己有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惋惜。


当然小栗旬先生认为自己非常混蛋还有一半的原因当然是他就算已经这么可恶了,但只要能继续去爱生田斗真,而且心甘情愿毫无怨言。


而我们的小栗旬先生这样狠狠地傻傻地爱了他的生田斗真很多年。


 


22.


小栗旬先生除了是个混蛋以外,还是个占有欲极强的自私鬼。不要不承认,因为小栗旬先生不能否认他真的什么都想要,只要是关于斗真的一切,小栗旬先生什么都想要。


不管是他清晨喝掉那杯咖啡后的可爱笑容还是替他抹上剃须泡沫的手指温度,从他心脏跳动的频率到他那一颗颗像小葡萄一样的脚趾蜷缩起来的力度,这些关于生田斗真的全部,他都希望只属于小栗旬一个人,他是不是太自私了呢?小栗旬先生反思,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点儿可笑,明明那家伙根本就不属于自己,他明明就什么都还没有呢。


小栗旬先生说过的所有谎话都是为了生田斗真一个人,从认识开始到现在。小栗旬曾在某个访谈节目里说过他对自己与他的第一通电话里的斗真感到不满,他说他那个时候有些恼火,但其实他并没有,他打那个电话的时候都醉成一团软乎乎的面团了,除了记得斗真说话的声音似乎不太开心以外,他几乎是忘了其他的所有事。


小栗旬从来都没有讨厌过生田斗真这个人。


他的斗真曾经说过如果没有花君这部电视剧,他们大概永远不会变成好朋友,小栗旬并不这么认为,因为小栗旬先生知道,不管他们有没有变成朋友,他都会爱上生田斗真,所以他觉得自己应该感谢的是花样男子,因为,如果我们的小栗旬先生没有看到在人群中咬着下嘴唇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的斗真,他哪里来的彻底爱上一个陌生人的幸运?


所以他的斗真不知道他从导演那里得知自己不会跟他有什么对手戏的时候有多失望;他的斗真也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勇气才走到他的面前对他说:“你好,我叫小栗旬。”他的斗真也不知道他要到他的电话后有多么欣喜若狂;这些都是他的斗真不知道的,他不知道他有多想跟他说句话;他不知道他抱着手机纠结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不知道他确定自己要跟他一起拍摄花君的时候心里是有多么开心。


所以啊,斗真你不知道的事情真的好多好多,让我全都告诉你好不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说给你听好不好?听我说说我有多爱你好吗?


小栗旬知道自己在做那个节目的时候眼睛总会看向斗真,带着点心虚和害怕被察觉的爱意,他觉得他带着的那条围巾和帽子真的很好看,很配他那张更好看的脸。所以他总是看他,无意识地侧过身;无意识地微笑;有意地提起他们一起窝在沙发上欣赏过的他主演的电影;他的斗真也故意说他们初次相遇的故事和那个互相看不顺眼的谎言。当然,是他的谎言,他的斗真可没有说谎,小栗旬先生知道他是真的有够讨厌那条链子的。


小栗旬先生不知道他的斗真发现了他的眼神和小动作没有,但他知道肯定有人发现了,小栗旬先生期待有个人能替他问一句他的男孩儿,问他一句:“呐,斗真,你知道小栗旬那家伙说话的时候为什么总是看你吗?”


 


23.


小栗旬先生总喜欢到那家小小的居酒屋里点一杯柠檬鸡尾酒,为什么是柠檬鸡尾酒呢?他其实也说不清楚,说真的这种酒并没有特别好喝,也不是很烈,只是他喜欢在斗真面前坚持不懈地点同一杯酒。他想着,如果我一直都点这种酒,斗真可能会感兴趣,问自己这个好喝吗?然后他会笑着说:“你要尝一口吗?”


但小栗旬先生并没有等到他的斗真问他这酒好不好喝,他也没有勇气问他一句:“要不要来一口?”他怕他的斗真不喜欢这个味道,他还怕他的斗真会讨厌他这样问,哪怕是再过分的事情小栗旬先生都做过了,但他依旧是个不敢为斗真点一杯跟自己一样的柠檬鸡尾酒的胆小鬼。


 


24.


小栗旬先生和他的男孩儿约会的时候并不多,也许那还不能叫约会,应该叫逛街比较准确,但小栗旬先生并不答应让我们这样来称呼他固执地要求来的那几次见面,所以就让我们暂且称之为约会吧。


他们约会的内容其实十分单调,不过是逛街吃饭,偶尔会去电影院看一部两个人都期待的美国大片或者去看某位好友的舞台剧之类的。小栗旬先生有几个不为人知的小小的恶趣味,第一个就是他真的太喜欢看他的男孩儿为了同一款背包鞋子帽子选哪一种颜色而犹豫皱眉的样子了,那真的是非常有趣又非常可爱。这不过是小栗旬先生的恶趣味之一。


他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在九月二十三号到十月二三号中间出生的人都有这样的选择困难症,但他的斗真明显是其中一员,他的恶趣味也包括他特别爱听他的男孩儿皱着眉毛撅着嘴巴问自己:“旬,你觉得哪个颜色比较好看?”


每当这个时候,小栗旬先生的另一个恶趣味就会跳出来说:“喜欢那双?每个颜色我都买给你。”不过他的斗真绝对不像个被他这种霸道宣言戳中少女心的小姑娘,他会对着自己翻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挑走那一双最适合配衣服的颜色。


小栗旬先生这个时候就会非常失望,因为他并没有说假话啊,只要是斗真你想要的,我都想给你啊。


而且如果可以的话,小栗旬先生好想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最好的东西都给他的斗真,如果做不到的话,小栗旬先生想,他也可以把最好的自己给他啊。


要是你的斗真不想要呢?小栗旬先生想了想说:“他不想要小栗旬这个人也没关系啊,我可以给斗真他想要的嘛,只要是他想要的,只要我能给的。”


唉,小栗旬,你真的彻底没救了呢。




25.


小栗旬从浴室走到客厅的时候他在自家地毯里踩到了一块异物,他蹲下来摸了摸,从地毯里摸出一枚戒指,几乎一眼小栗旬就认出来这个是斗真的,这个戒指的在斗真身上出镜频率其实并不高,但这也算是斗真为数不多的不会觉得麻烦和厌弃的小饰品了,他会把它戴在他的食指,有的时候也会出现在中指上。


小栗旬以前并没仔细看过它,他把戒指抓在手里,走到吧台倒了一杯波本,冰凉的液体到了胃里,变得有些灼热,小栗旬眯着眼睛看着这枚戒指。


很简单的指环,银色的,上面刻了些花纹,可能被它的主人戴长了时间,刻着的东西已经有些辨认不清,小栗旬把它套在自己手上试了一下,中指有些紧了,食指有些勉强,无名指却刚刚好,他有些开心,毕竟谁都知道无名指通向心脏不是吗?


小栗旬把杯子里剩下的酒喝完,他并没有把戒指戴在手上或者俗套地用什么链子挂在胸前,他走到卧室里想把它丢进床头柜的抽屉里,小栗旬先生想,如果他总是不打开这个抽屉的话,总有一天自己会把它忘了,然后想找却怎么也找不见,就像斗真把它忘在自己家里的地毯里,然后永远都想不起回来找它一样。


是不是哪一天,斗真也会像遗忘这个戒指一样也丢掉自己,他会开始厌烦他们这段关系,他们会彼此渐渐疏远,然后永远不能再和好,因为他们毕竟不是朋友,不是一般的朋友。他可能会在几年后,哦,也许还不要几年,没准就在下个月,他的斗真会牵着某个小小的笑起来有两个可爱酒窝的女孩子走到自己面前,告诉他这是他的女朋友。小栗旬发誓,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刻,他一定会疯掉的。


这样想着,小栗旬先生感到异常烦躁,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盯着那枚戒指,他透过戒指仿佛看到了他的斗真跟那个女孩儿的婚礼,一个有鲜花和甜甜的蛋糕香味的教堂婚礼,他会在神父的宣誓里说我愿意,但不是跟自己,他会把某个跟自己手上这个很像的婚戒套上那女孩儿的手指,女孩儿会笑着流眼泪,然后亲吻他的斗真。


老天,这该是多么操蛋的一切啊。小栗旬先生抓紧戒指回到吧台,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看着所剩无几的酒瓶,小栗旬把戒指戳到瓶口,试了几个角度,“叮”一声,那枚细细的银色圆环就这样掉了进去,小栗旬把瓶子抓在手里晃了晃,看着戒指在瓶底荡来荡去,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嘿嘿,这样你就逃不掉了吧。”


 


TBC

评论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