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桃

本命珍妮和建国,旬斗头顶青天!圈子大约是
SPN/SD/J2/AM/DH……总之欧美和日剧同好都快来勾搭吧嘤嘤嘤!。゚(゚^艸^゚)゚。

【段龙】破产路线

和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最喜欢看博主的一家三口系列啦!

七缺三:

设定:源治十岁,酷炫的老爹是段野龙哉,可爱的老爸是龙崎郁夫。


源治十岁的恐惧清单上头三名分别是:


3.郁夫老爸下厨 (还能说什么 我总是和老爹强装微笑着夸赞老爸的厨艺 然后打包给深町叔叔)


2.郁夫老爸和龙哉老爹吵架 (每次一吵架郁夫老爸就躲起来偷偷难过 有次我看到他哭了 龙哉老爹也会很不高兴 我连天妇罗都没得吃)


1.龙哉老爹的每周路线 (老爹疯了 隔壁的佐野说精神病是不能拖的 我很担心)


他稚嫩的笔迹却透露出一个十岁小孩内心崩溃的情绪。郁夫收拾房间的时候看见这张清单,底部写着:其实老头子要是走有钱人路线我还是能接受的,毕竟那一星期他没有没收过我的零花钱哈哈哈哈哈哈!!!


身边的龙哉抢走那张清单狡诈的勾起嘴角。


郁夫无奈的扶额,完了,这周没消停日子了。他沧桑的把儿子的玩具收拾到盒子里为源治悲伤了一秒。


“源治,”龙哉坐在沙发上冲放学回家的源治招招手,“我要告诉你一个很不幸的消息。”


郁夫翻了个白眼把手插到兜里继续看电视,他劝了一个小时都没劝动这个黑社会大佬迟来三十多年的恶趣味。


“干啥老爹!”源治把书包扔到凳子上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到他面前,穿着黑色的兜头衫,手上还握着一串章鱼烧。


“我们家,破产了。”


龙哉沉重的抬起头,用一种近乎叹息的语调说着,他抬起手揉了揉源治的头,表情悲怆到真实,连郁夫都被唬住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源治震惊的倒退一步,嘴巴大张不可思议的瞪着龙哉,片刻,他眨了眨眼睛故作乖巧的回头望向郁夫,“等等,破产是什么啊?”


郁夫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你这个熊孩子不知道破产是什么你在那里瞎吃惊个鬼啊!


龙哉也被他娴熟的表情打击到了,他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就是我们家没钱了,以后你的零花钱一星期只有一百日元,每天早上要搭电车坐不起奥迪和捷豹,穿不起衣服,或许再过一个月我们就要露宿街头,你爸就要和我离——”


“停!老爹你在讲什么八点档啊!”源治用力的咬下一口章鱼烧,腮帮子鼓得圆圆的。


龙哉曲起两指在他头上怒敲一下,“而且!你将要连一百日元两串的章鱼烧都吃不起!”


源治崩溃了,手中的签子落地,撒泼打滚的躺到地上。


郁夫瞥了一眼龙哉,心里十分复杂,究竟为什么这个家伙要以整自己儿子为乐啊!


源治以为他爸是开玩笑的,直到第二天他醒来,面对着破败的房顶,他内心深深的震惊了,这一次不是装的,源治从床上跳起来,却发现他可爱的老爸穿着老头背心和大裤衩,脚上踢着一双破拖鞋,表情十分怨恨的瞪着同样着装的老爹,他一头栽进床里。


让我醒过来让我醒过来让我醒过来!!!!


他被老爹从床上拎起来洗漱一番推到门口,深町叔叔站在一辆三轮车边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露出一个真挚怜悯的微笑,“上车吧,小少爷。”


他的双手指着寒风中萧瑟的三轮车,源治呆住了,两眼一闭往后倒,好在郁夫眼明手快接住他,源治假装抽搐的吐着舌头,“啊老爸我中风了我不能上学了让我去医院!”


郁夫翻了今天第三个白眼把源治抱起来,龙哉推了推黑框眼镜,“源治,不要忘了我们家破产了。”


十岁的源治,内心收到无数点伤害。


“深町叔叔,你觉得他会因为太穷买不起烟抽然后把我卖了吗,”源治大哭起来,用力的搂住郁夫的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蹭着他的老头背心,“老爸你千万不要让他得逞啊!!”


郁夫哭笑不得的顺着他的背,给了龙哉一个眼神警告,龙哉耸耸肩冲深町点了个头,深町如释重负的把三轮车推出去,十分凄凉的推开他租了一天的破屋。


等到源治好不容易止住抽噎,龙哉坏心眼的点燃一根烟对着他幽幽道:“源治,这周走破产路线。”


源治又嚎啕大哭扑倒郁夫怀里,谁以后再敢跟他提路线俩字他就跟谁翻脸!


end


源治:老爹你炸了!


我脑子炸了(°ー°〃)

评论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