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桃

本命珍妮和建国,旬斗头顶青天!圈子大约是
SPN/SD/J2/AM/DH……总之欧美和日剧同好都快来勾搭吧嘤嘤嘤!。゚(゚^艸^゚)゚。

《花织恋爱簿》12—14+一个超短小番外

还是mark,太晚了看不完了

🍅TOMA是个小天使👼:

* 话唠顺平上线




* 真的不知道在写什么了




* OOC OOC OOC 重要的话说三遍




* 初kiss啊初kiss





12.




拍摄中的顺平和平时的顺平真的完全是……两个人。




当灯光打在织部顺平身上的时候,他整个人散发出了一种莫名的气场,明明花泽类离他很远,但就是像是要被他吸引过去一样,不自觉的往前走了两步。




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蠢,花泽类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慢慢的挪回原位,想了想,又拿出手机,偷偷的拍了一张在拍摄的织部顺平。




真好看。花泽类这么想着,嘴角的笑怎么也抑制不住。




织部顺平工作起来非常敬业,具体表现在工作途中不休息不开小差,一开始拍摄就索性都拍完了才停下来,所以这就让他的工作进度非常快。




天还没有黑透,织部顺平已经完成了这一次的拍摄。




“去吃饭吗?我请客。”织部顺平从拍摄处走过去,微微抬着头噙着笑问花泽类。




他衣服还没换,妆也没有卸,就顶着这么一张脸眨着眼睛看花泽类。




花泽类忍住想要亲下去的冲动,“好啊。”




“那么,我去卸妆,稍等一会儿。”织部顺平指指休息室,看到花泽类点头之后欠了欠身子,然后朝着休息室走。




花泽类看着他走进了休息室,才伸着手搓了搓自己的脸。




真是为自己刚刚那个想法害羞啊。




不过说真的,顺平的嘴唇看上去真是非常的柔软呢,十分想要尝一尝啊。




13.




这是花泽类和织部顺平第二次在一起吃饭。




这次织部顺平选了一家看起来很不错的餐厅,环境幽静,播放着柔和的钢琴曲,灯光打的很暗,全靠桌子上的蜡烛来照明,每张桌子都被分隔开来,坐着的话根本看不到附近的人在做些什么。




花泽类知道这家餐厅,因为算是比较出名。出名的原因是情侣之间最爱来的餐厅TOP.1,这样想着花泽类莫名的就有些兴奋起来了。




说不定顺平也……




双向暗恋什么的。




花泽类低着头偷偷的笑,对面的织部顺平有些不解。




“……类?”他挠了挠脑袋,“你怎么了吗?”




“没事。”花泽类朝织部顺平笑,“怎么想到来这里吃饭?”




织部顺平“啊”了一声,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因为想感谢类你这么照顾我,所以就问了化妆师姐姐哪家餐厅吃饭比较好,她推荐了这家,但是没想到……”他看了看四周,尽管看不到什么,但他还是偷偷摸摸的压低了声音,“请不要介意啦,我也不知道是这么一个地方。”




“不会介意。”花泽类摇摇头,“顺平总是那么客气,弄的认真想跟顺平交朋友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就算是朋友了也要感谢啊。”织部顺平抿了口红酒,“而且你真的帮了我不少忙啊。”他想了想,还是凑过去小声的对花泽类道,“作为报答我已经把你照顾我的事情告诉静前辈啦,她对我很好的,你别担心,我会帮你追她的。”




这一次碰到这种情况的花泽类比上一次淡定很多,他笑了笑没再说话,只是举着杯子跟织部顺平碰杯,然后一口吞掉杯中的红酒来浇灭心中的抑郁之气。




14.




“……啊可真是。”从厕所出来的花泽类站在趴在桌子上的织部顺平面前笑着感慨。




看织部顺平点酒喝酒的样子以为他是个千杯不醉,没想到才喝了几口就一整个醉的不省人事,喝醉也就算了,趴在桌子上像小猪一样哼哼唧唧的简直犯规啊。




花泽类忍不住的摸了摸织部顺平的脸,然后按铃叫来服务生买单。




可是这么大个人要怎么办啊?花泽类摸着耳垂想了想,半蹲在织部顺平面前把织部顺平安置在自己背上。




织部顺平如预料的一般瘦弱,背在背上都没有什么重量,花泽类敢说,织部顺平或许只有牧野杉菜那么重,而已。




当他把织部顺平从自己的背上挪到车里想要关上门的时候,织部顺平皱着眉头睁了睁眼睛又很快闭上,于是在接下去的时刻花泽类遇到了第三个样子的织部顺平。




“我不要坐车不要坐车不要坐车。”织部顺平闭着眼睛在车座上打滚,“不要坐车不要坐车,我不要坐车。”




他像个小孩儿一样,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花泽类失笑,索性蹲在织部顺平面前,“不要坐车要干嘛?”




织部顺平又睁了睁眼睛,然后闭起眼睛伸着手,“要背——”




花泽类于是认命的把织部顺平从车里放到背上,关门,锁车,迈着大长腿开始走。




被背着的织部顺平很听话,虽然偶尔会嘟囔几句,但不闹,就是很安稳的呆在花泽类的背上,双手死死的搂住花泽类的脖子。




负重步行的第十五分钟,花泽类后悔自己为什么这么心软就从了织部顺平,就算很轻,但也禁不住长时间的步行啊。他叹了口气,扭头看了看背上的织部顺平。




背上的织部顺平正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花泽类,看见花泽类转头,他歪着脑袋笑了笑,花泽类正想问织部顺平是不是耍着他玩呢,织部顺平就凑过去在花泽类嘴角亲了亲。




花泽类:“!!!”




他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确定这个人的的确确的喝醉了。不过现在好了,他这会儿充满了动力,就算再走五十分钟都没有问题!




醒过来的织部顺平似乎特别话唠。




花泽类听着他从“五岁尿床”一直说到了“有一个同事务所的后辈暗恋他”,又从“小时候理想是当一个歌手”说到了“花泽类这个人……”




恩?花泽类这个人?




花泽类猛地竖起耳朵,认认真真的听。




“……花泽类这个人虽然对我很好啦,但真的让我有点困扰,现在同学们都不太敢跟我说话,生怕被F4贴红牌,老师也是,太关注我了反而让我困扰。”他顿了顿,把脸换了个方向继续说,“而且我觉得他太照顾我了……有点不太正常,说是静前辈的关系吧,未免也照顾的太过了,不过他真的很帅哦,比我们事务所的前辈们还帅呢……”说到这里他突然嘿嘿笑了,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说起来我告诉他我帮他跟静前辈说好话的事情其实是骗他的,才不要帮他呢,比我好看的都不帮,统统不帮,哼。”他又笑了笑,“还有还有,有女同学让我给他送巧克力,我虽然答应了,但是巧克力我统统自己吃掉了,超~美味!”他咂了咂嘴,好像是在回味。




花泽类默默的听,明明应该生气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生不起气来,反而觉得满心的欢喜。




“哎,你放我下来。”织部顺平突然直起身子拍花泽类的肩膀,花泽类蹲下身,把他放在地上,又很快的转身扶住他。




织部顺平晃了晃,然后眯着眼睛捧着花泽类的脸细细打量,花泽类也不动,只任由他看。




半晌,织部顺平才慢慢的开口,“……你跟花泽类好像哦,也很帅。”他凑过去更认真的看,“你眼睛里有我哦,你看我眼睛里有你吗?”




花泽类于是很认真的看,“恩,有我。”




听到回答的织部顺平弯起嘴角笑,“那亲一下。”




话音未落,他就凑过去亲上了花泽类的嘴唇,好半天都不动,直到花泽类回过神来才发现,面前这人已经闭上了眼睛,一副睡的很香的样子。




“什么啊……”花泽类笑了笑,把织部顺平横抱起来,朝着来时的路走去。




14.5 织部顺平(父母)的小番外




织部顺平的父母很恩爱。




很多次,小小的织部顺平都看见,母亲捧着父亲的脸,笑靥如花的问,“你眼睛里有我哦,你看我眼睛里有你吗?”




然后父亲就会很温柔的回答,“恩,有我。”




于是他们会拥抱,然后亲吻。




这件事在小小的织部顺平脑海里留下了强烈的记忆。




他清醒的时候很正经,会下意识的排斥这种不怎么正经的场景,但当他喝醉的时候,这些不正经的都一股脑的跑了出来。




他每次都会问别人,“你眼睛里有我哦,你看我眼睛里有你吗?”




别人也总是回答他,“神经病啊你。”




他会皱起眉头,觉得很委屈,但很少有人关注他,因为他太普通了啊。




不过还好,他每次酒醒了都会忘记自己做了什么,别人对他说了什么,所以每次清醒了之后的他,又变的非常正经。




一直到很后来,他碰见一个人,在他问“你眼睛里有我哦,你看我眼睛里有你吗?”的时候,那个人很认真的回答他,“恩,有我。”




于是他亲吻了他。




-tbc-



评论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