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桃

本命珍妮和建国,旬斗头顶青天!圈子大约是
SPN/SD/J2/AM/DH……总之欧美和日剧同好都快来勾搭吧嘤嘤嘤!。゚(゚^艸^゚)゚。

警视总监的替身情人(一)

这个系列好,先mark住

灯灭棋倦:

我就是要用这么炫酷的名字,这是一个龙崎警官没有死成遇见和小ta酱相似的人的故事。


我还是对源治小狼狗下手了,顺顺毛。


 


“忐忑地爱,是爱是怨但似冒牌
  当你也会爱惜念旧落力做戏”




正值傍晚,夕阳洒下的光映在地上积得一层薄雪上,闪着细细碎碎的光。


龙崎郁夫从警视厅里出来看到就是,百无聊赖的少年手插着兜一跳一蹦踩着地上细细碎碎的光点。


 


天气正冷,郁夫从警视厅里出来裹上了羽绒服仍旧牙齿打颤,泷谷源治只穿着单件校服,里面配了件薄薄的毛衣,却精神气满满。


 


“果然还是不能和年轻人比啊”,郁夫把半边脸埋进羽绒服里认命地想道。


 


泷谷源治看见远远走来一个蓝色的人影,扬了扬下巴什么都没说,欢心都要从眼睛里溢了出来。


 


人还没走近,还离了那么几大步,源治长臂一展将郁夫拉进怀里,郁夫被拉得一个踉跄,只得顺势搂着他,能感觉源治的下巴上的碎胡渣蹭着自己的脸,没想到穿的那么少怀里格外暖。


 


抱了半响,源治一直黏人的蹭着他。


 


“咳,阿泷,你先放开我,门口会有同事看见的。”郁夫捏了捏源治的腰侧,源治敏感又怕痒,果不其然,抱着自己的身子颤了颤,继而狠狠抱紧了一下,勒的郁夫胸闷了一下才施施然恋恋不舍得放开。


 


郁夫掏出车钥匙,按响停在附近的车,源治跟着身后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郁夫打起火,源治安安静静坐在旁边,偏头望着开车的男人。


 


“郁夫,我再过一年就成年了那个时候我去学驾照吧。”源治突然开口


 


郁夫转过方向盘转过街角,“恩?想学开车吗?”


 


“不是,你累了一天回到你家的车程正好是四十分钟,你可以趁这个时候休息一下。”


少年认真又执拗地说道。


 


“我以前很少自己开车的,除了最后一次.....算了没什么。”郁夫眼神平淡无波,方向盘却被握紧,卷起细小的褶皱,骨节用力到都在泛白。


 


源治头脑简单,从不会想到别的,只简单应了一声。


 


到家门口,郁夫掏出钥匙开门,源治后脚就跟进去,熟门熟路在沙发上坐下还打开了空调。


 


郁夫脱掉羽绒服,径直走向厨房,隔着冰箱询问“源治,你想吃什么?”


 


“咖喱饭吧。”源治随口应道,因为他知道不管他说什么最后都只会做蛋包饭,果不其然。


“啊,抱歉冰箱里没有咖喱,看来今晚只能吃蛋包饭了。”


源治遇见郁夫多少天就吃了多少次的蛋包饭,其实冰箱里从头到尾只有蛋包饭的材料,厨房桌面上放了十几瓶番茄酱。


 


轻车熟路的炒好两份饭,金黄色外皮淋着爱心番茄酱,连勺子都一如往日摆成两个交叉状。


 


源治觉得很奇怪可他从来不问,因为他深知自己木讷不会说话怕说的话会让郁夫不开心,更何况郁夫觉得开心就好了,那他便什么也不问。


 


源治大口大口吃着蛋包饭,余光却瞥见郁夫在望着他,不由得被呛了一下。


 


“咳咳,郁夫,你怎么不吃?看着我干什么。”他捋着胸口顺着气,旁边的郁夫把一杯温水端上。


 


有时候源治觉得郁夫太体贴了,在照顾他的一切,又好像自己按着郁夫给的路线走一般。


 


“阿泷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最好看,年轻的时候也好成熟了也是。”


 


“成熟的时候?”源治放下勺子,拧着眉头,他既不解又疑惑。


 


郁夫突然垂下头,“没什么。只是想到阿泷成熟的样子。”


 


源治不用看就知道藏起来的脸上一定是很难过的表情,笨拙又幼稚的他只能靠揽过他的肩膀来让郁夫别担心。


 


这顿饭吃的不安又无言的压迫感,吃完饭源治要去帮郁夫刷碗,被郁夫赶到客厅里去看电视,他曲起双腿蜷在沙发里看着月九无聊的爱情剧,郁夫洗完手擦干手走到源治身边坐下,拿了条毯子盖在自己和源治身上,源治在毯子下的手悄悄握住了他的手,郁夫托着下巴没反应,另一只手却紧紧回握住。


 


源治并不喜欢看烂俗的爱情剧,刚想找过遥控器换台,却发现身边的人眼眶红红认真地看着屏幕上,男主角死掉了躺在水泥地上。

“是不是相互喜欢的人就一定不能在一起。”身边郁夫带些湿意的嗓音。


 


源治以为在问自己,望向身边的人发现他却是在自言自语,“不会哦,我会一直一直陪着郁夫。”


 


郁夫听到这句话,嘴唇微不可察的颤抖了一下,抬脸望向少年刚毅轮廓分明的脸庞。


 


十七岁的男孩子,眉眼间都是元气还有些戾气,浓密远山眉,眸子里闪着威士忌的褐色,鼻骨高挺,唇也是最好看的菱形,就连眼角的细长的疤痕也像极他。郁夫执勤时,第一次看到这个男孩子在街边抽烟,拿烟的手势,就连最爱抽的烟的种类都和他一样,这件事过去两年的认为自己已经麻木的郁夫就在那一瞬间眼泪哗啦啦的决了提,在车子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阿泷。”郁夫望着他,源治觉得很不安,他觉得郁夫明明是在看着他眸光却穿透了他。


 


他不会说甜言蜜语,他只能抱紧身边这个人,这样他才能真真切切感受到这个人在身边。


这次郁夫却迟迟没有回拥住他,只是呆愣地被他抱在怀里,双手垂在沙发上。


 


屋里明明开着28度的空调,源治却觉得有些冷。


 


屋子里有个透明的玻璃展览柜,小小的七面都被切割开,精美十分。里面却孤零零放着两副眼镜,一副金丝镀着克罗心的花纹,另一幅一模一样却是银色的。


 


他看到过这个,他老爹带过,价值不菲。郁夫是很节省的的人,连买车都选极其便宜的,家里的家具更是简单家常,屋里中央却用精美的展览柜放了两幅昂贵的眼镜,他细致地察觉到金丝边有些老旧的擦痕。


 


源治有很多好奇地事,例如为什么要固执地叫他阿泷,为什么总买西装和华丽繁杂的领带给他,就好像为什么这里有两幅被使用过的昂贵的眼镜,但是源治不会问。


 


源治是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什么也不懂却没有人可以问,他唯一可以做的按照郁夫希望他做的那样走下去,郁夫不喜欢的他不会过问。


 


“郁夫,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不会讲话,就是真的很喜欢,喜欢到让我想做个警察,能整天陪在你身边就好了。”


 


“谢谢你。”是谢谢你,而不是我也喜欢你。源治攥紧双手,指甲抵在手心,用力到要沁出血来。


 


转眼即逝九点多,到了源治该回家的时候,郁夫照例送他出门,源治要看着他关上门才肯离去。


这次和往常一样,源治从楼梯口悄然退回来,在他门口坐下,门是劣质的木质门,他能听到郁夫在门那边的嚎啕大哭。他靠着木门,听着门里的一举一动,直到一切都安静下来才会离开,往往都要耗到十点多。


 


源治是缄默安静的人,所以他给郁夫的口头上是喜欢却是最安静地爱着。


 


所以他也从来不会问郁夫


 


透过自己爱着谁。


 






最后推荐大家一首歌,柯有伦的替身。食用愉快www

评论

热度(117)

  1. 油桃灯灭棋倦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系列好,先mark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