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桃

本命珍妮和建国,旬斗头顶青天!圈子大约是
SPN/SD/J2/AM/DH……总之欧美和日剧同好都快来勾搭吧嘤嘤嘤!。゚(゚^艸^゚)゚。

【段龙】独宠记忆

博主,说什么我都要打死你!别跑!天台见!妈蛋哟看的看出生理痛了简直QAQ……虐成煞笔

Yuler小妤三:

“Ta酱。”


“嗯,我在。”


“你会陪我一辈子吗?”


“不会。”


“......”


“傻瓜,明显是骗你的。”


“只要我不死,就会一直守着你。”



Susac syndrome


短暂失忆症。


段野龙哉在20年前第一次认识郁夫的时候,知道了这世界上还会有这样一种病。


龙崎郁夫从病床上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满眼的白色。


单调的白色病房加重了压抑感,就连随着风翻飞的帘子,也是厚重的白色,点滴滴落的液体随着冰凉的胶管流入血液,让整个人变得冰冷。


这环境空得令人害怕。


龙崎郁夫似乎还暂时无法接受这样的空亮的纯色,坐起身来之后适应了好一会才看清眼前的与这环境格格不入的人。


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但却小心翼翼削着苹果的人。


“你......是谁?”


段野龙哉的手顿了顿,原本连贯的苹果皮被陡然的停止的刀锋削断,但立马又继续进行这手中的动作。


“段野龙哉。”


将手里完整的苹果递到龙崎郁夫面前,郁夫犹豫了一下,还是顺从地从对方接过苹果,咬了一口。


好几天处于缺水状态的龙崎郁夫一尝到这样甜腻的水果,觉得喉咙中有一股暖流注入。


“你认识我?”干涩的喉咙得到滋润后连声音都不再那么沙哑。


“嗯,我们是恋人。”段野龙哉看着他一口一口地咬着苹果,心里有丝雀跃,至少那人对他毫无防备的心理。


“我出去洗个手,在我回来之后我要看到你解决掉那个东西,不要给我吃一半就扔了。”


龙崎郁夫想着,自己的确是有那样的习惯,所有的东西都只留一半。


那另一半哪去了?


龙崎郁夫在脑海里搜索了一遍,试图找到有关段野龙哉的所有信息。


但却无果。


清楚自己的人,自己却不认识,真是可笑。



段野龙哉走在幽长的走道里,但却并未立即去向洗手间,而是随意地找了面墙壁,顺势靠了上去。


龙崎郁夫在五岁左右的时候被查诊出患有 Susac syndrome,会将自己最重要的人间歇性般地忘掉,经历一次次忘记,再一次次地重拾,回想被遗忘的人,无论是对自身还是家人,都是一种残酷的过程。


因而龙崎郁夫被送到了一个名为乐园的孤儿院。


也是在那里段野龙哉第一次见到他。



段野龙哉知道自己被孤立的原因,只是因为打从一出生起,他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究竟是谁。


在幼稚园里被普通的孩子扔石子也不是奇怪的事,段野龙哉承受着被石子划破皮肤的疼痛,总是独自一人默默地舔舐着伤口。


这对于一个8岁的孩子来说,未免过于沉重。


就当被牵着来到乐园里时,他的脸上也总是一种淡漠。


不去接近,便不会受到伤害。


所以园里举办活动的时候,段野龙哉都躲在乐园背后那颗已经有几百年岁的大树上,闭着眼,感受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撒下的斑驳。


“喂!”


 段野龙哉睁开眼,居高临下地看着树下的那拥有一头自然卷的小孩子。


看到树上的人朝他看过来,龙崎郁夫稚嫩的声音传入段野龙哉的耳朵。


“你不去参加活动吗?结子老师在等你。”


“不去。”段野龙哉侧过身,背对着龙崎郁夫。


“可是你看起来好像很孤独。”龙崎郁夫歪着头,一脸认真地思考着。


“不用你管。”不去招惹别人,就不会受到伤害。


“唔......那我来陪你吧。”


说罢便自顾自地抓住树枝想学着段野龙哉一样爬上树干,但是无论怎样都会一脚踩空。


最后一次尝试的时候,就连手上抓着的枝干也没抓稳,整个人都跌落在地上。


龙崎郁夫心里涌上一阵酸楚,眼泪也抑制不住地想要流出来。


正当他准备用袖子捂住眼睛的时候,眼前突兀出现的一只手打断了他的动作。


“快点。”段野龙哉保持着侧身的姿势,但却伸出了一只手。


一只朝向龙崎郁夫的手。


“嗯!”龙崎郁夫顿时高兴,抓住对方小小的手掌,借着两个人的力量,爬上了段野所在的位置。


所处的地方因为两个人在一起变得更加拥挤。


但是两个人却根本没有讨厌的感觉,反而觉得这一刻很温暖。


“我叫龙崎郁夫,你呢?”


“段野龙哉。”


“嗯?”


“我说我的名字是段野龙哉。”


“哦哦,很高兴认识你Ta酱!”


“喏,我有偷偷拿了一个苹果出来,我们一人一半吧!”龙崎郁夫的笑容永远如夏日的花。


段野龙哉第一次觉得一个男生的笑容如此可爱。


“随便你好了。”



“结子,郁夫在哪里。”


“都说了要叫我结子老师。”柏叶结子空出手,想要好好地教育段野龙哉一番,却被那人躲过。


“郁夫还在睡觉,话说起来最近你两个走得蛮近的。”结子继续干着杂活,回答着段野龙哉。


“哦。”段野龙哉只发出这样一个单音节,然后转身朝屋里走去。


正如柏叶结子所说,龙崎郁夫的确还在睡觉,段野龙哉平时不喜欢和其他孩子挤在一起睡,柏叶结子单独空出了一个房间给他,所以这是第一次,看到郁夫的睡颜。


段野龙哉伸出手指,却在距离一厘米处听了下来,隔着空气,描绘着龙崎郁夫的眉眼。


只是八岁的孩子那时候并不知道,所谓的悸动。


龙崎郁夫皱了皱眉头,像是快要醒来的样子,段野龙哉立马收回在他睫毛前的手,转而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喂,龙崎郁夫。”


“嗯?”龙崎郁夫还带着倦意揉了揉眼睛。


“出去晒太阳。”


“好啊!”龙崎郁夫的困倦瞬间被洗卷,“可是......你是谁啊?”


段野龙哉瞪大双眼,看着眼前一脸疑问的龙崎郁夫。


明明是那人先找到他的,却被先一步疑忘。


而这仅仅是他们熟知的第七天后。


“结子,郁夫好像不记得我了。”


柏叶结子擦干手,在段野龙哉面前蹲下身,与他平视。


“龙哉,郁夫不是故意要忘记你的。”帮眼前的孩子理了理额前凌乱的头发,“你知道暂时失忆吗?”


“暂时失忆?”


“是一种病。郁夫就是因为这种病所以被父母抛弃的。这种病一旦发作,那他便会忘记对自己重要的人,时间不定,有时是持续一个月,有时是一两个星期。”


“龙哉,你知道郁夫为什么会忘记你吗?”


段野龙哉摇了摇头。


“表示你是郁夫最重视的人啊。”因为重视,所以被忘记。


“龙哉,知道郁夫有这种病,你会怎么做。”柏叶结子不免有些担心,被重视的人抛弃,这是莫大的痛苦。


而这莫大的痛苦,是龙崎郁夫无法承受的。


“我要守护他。”段野龙哉攥紧了拳头,“他如果忘记我,我就重新让他认识我,就算全世界被他忘记,我也要他记得我。”



自那过后,已经是二十年了。


段野龙哉看了看自己摊开的手掌,意识到自己许下那样的承诺已经如此之久。


龙崎郁夫的病仍旧无法医治,甚至已经到了最严重的地步。


仅仅一天,龙崎郁夫就能忘记段野龙哉。


前一天还抱住自己撒娇索吻的郁夫,后一天就如同一个陌生人看着自己。


再这样下去,半天,一小时,一分钟,一秒,最后每时每刻都不会再记起段野龙哉这个人。


这个曾经存在在龙崎郁夫世界里最重要的人。



段野龙哉回到病房的时候,龙崎郁夫还保持着之前坐着的姿势,远远地望向窗外。


病床旁边放着的,是已经被氧化掉的一半苹果。


“我不是叫你一定要把那东西吃完吗?”


龙崎郁夫从恍惚中回过神,顺着段野的视线看向旁边的苹果。


“我吃掉一半后,不知道为什么一点也不想吃下另一半,你说不能扔掉,我就想给你留着。”龙崎郁夫拿过苹果,眼里露出一丝惋惜,“好可惜,不能吃了。”


段野龙哉猛地回想起来,20年前,那个拿着苹果说要一人一半的郁夫。


就算忘记了段野龙哉,两人相处的记忆却仍然不能被抹杀。


拦住想要将苹果丢到垃圾桶的郁夫的手,段野龙哉拿过苹果咬了一口,内心抑制不住得酸涩。


“很甜。”


痛苦中的甜蜜,依然很甜。



龙崎郁夫在医院里待了整整一个星期,每天都会经历遗忘段野龙哉的过程。


“你是谁?”“段野龙哉。”


“谢谢你,Ta酱。”“傻瓜,我会一直守护你的。”


每天早上的话和一天到头之后结束的话,永远都是这样单调。


但段野龙哉并不觉得烦,如果可以,他想永远这样下去,一天也好,那人也是有24小时的时候记得自己。


直到最后一天,龙崎郁夫的病发时间陡然缩短到半天。


段野龙哉表面上看似平静,内心却抑制不住的慌乱。


没想到什么都不怕的段野龙哉,却怕了遗忘。


“你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龙崎郁夫的身体状况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段野龙哉为他整理着衣物,询问道。


“嗯......我想出海,和Ta酱一起。”


“好,我陪你去。”


就算是短暂的共同回忆,也想和你一起制造。



已经临近秋天,海边的风肆意喧嚣,天边泛着的深沉的蓝如幕般笼罩着整片蔚蓝的海。


段野龙哉记得龙崎郁夫喜欢海,所以愿意和他一起出海,让他真的很高兴。


踏上甲板那瞬间,龙崎郁夫因为身体虚弱摇晃了几下,立即被段野龙哉搂住腰,平稳了下来。


龙崎郁夫想要转身说谢谢,却被那人紧锁住,不得动弹。


段野龙哉像个孩子一样将脑袋靠着龙崎郁夫的背,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不要离开我。”


“好。”


“不要忘记我。”


“好。”


只有这种时候,段野龙哉才会将自己的软弱展露无疑,面对龙崎郁夫的时候。


船缓缓开动,随着引擎的声音向大海的深处而去。


大海一片波澜不惊,水天相接是一片白色,龙崎郁夫说过比起在高山上欣赏红日,不如在大海上欣赏日出日落。


那种光芒一瞬间消隐下去的感觉,正如同一直走在光明中的龙崎郁夫靠近黑暗中的段野龙哉。


段野龙哉抽着烟,陪着龙崎郁夫欣赏着这日落。


龙崎郁夫已经很久没有露出过如此高兴的表情了,如小孩子一般。


“Ta酱你看!太阳快要落下去了!”


“我看到了。”说着话的段野龙哉,一直注视着的是龙崎郁夫的侧脸。


随着日落的一瞬间,整片海都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还有,伴随着的一声枪响。


紧接着,龙崎郁夫感受到的是身前温暖的身躯挡住自己。


段野龙哉掏出枪,朝驾驶室射击。


子弹穿过肉体的声音在静谧的海上格外的清晰,第一次枪响的时候听到,第二次枪响的时候同样听到。


血腥味蔓延进鼻腔,龙崎郁夫接住段野龙哉倒下的身躯,慌乱不已。


将段野龙哉带进船舱,龙崎郁夫借着灯光看到了段野龙哉的伤口。


左侧腰部,那个深深的洞刺痛了龙崎郁夫的眼。


将段野龙哉靠着墙,龙崎郁夫后悔自己提出这个出海的建议。


“Ta......酱,我该怎么做......怎么止血,怎么止血,好多血......”龙崎郁夫的声音带着哭腔,面对这样的段野龙哉,他变得手足无措。


“什么都不用做。”段野龙哉的声音变得异常虚弱,颤抖地抬起右手,擦掉龙崎郁夫眼角的泪,却不想满手的血污将龙崎郁夫的脸弄得更脏。


“不行,你会死的,什么都不做你会死的!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叫你出海,要不是因为救我......”


“我说过会一直守护你的,傻瓜。”段野龙哉勉强地扯出笑容,“虽然你不记得,但是我会信守承诺的,结子老师说过我是你最重要的人,而你又何尝不是呢。”


“郁夫,我想看你的笑容。”那如夏日之花纯粹的笑容。


“我......笑不出来。”龙崎郁夫想要尝试,但是内心的痛苦却依旧不能让他展现笑颜。“对不起。”


“这一次我要先你一步毁约了,离开也罢,忘记也罢,都是我先的。”


“所以,下一世记得来报仇,郁夫。”


段野龙哉将拿着枪的左手偷偷地绕过龙崎郁夫的脑后,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猛地敲中龙崎郁夫的头部。


龙崎郁夫在这毫无防备的突然袭击中,晕倒在段野怀里。


段野龙哉侧过头,轻柔地吻在龙崎郁夫的鬓角,用尽自己的感情,献上最后一个吻。


过了这一天,龙崎郁夫不会因为一个陌生人的死而伤心。



吃剩的苹果只剩一半,同行的人只剩自己,就连说一声“谢谢你”的对象,也已经不在。


龙崎郁夫的世界里再没有段野龙哉这个人。


可是那一半的苹果,怎么也无法扔掉。


end


——————————————————


开这个脑洞的缘由就是因为那个短暂失忆症,自从知道有存在那种病后就觉得写进文里一定很虐,比起深爱忘记更加痛苦,大概的想法就是这样。
清明送温暖什么的有感受到暖了吗www
暗恋大概今天不会更了,很少写虐文所以我得先缓缓,让心情转换甜了之后暗恋自然甜←_←其实是要努力赶作业而已......


以上是清明活动【清明送温暖】BE三十题之[11.抱歉,我不认识你]


挂出元凶   @addio咖啡  以及有错字憋找我之   @daodao


当然得带上组织   @这周是双龙路线

评论(8)

热度(111)